蔥兎子

【David/Ava】色彩

【色彩】


异形&机械姬 crossover

David / Ava


写在前面:瞎写,有肉掉落,OOC是肯定的…鲨坎大法好!


——————————————————————————————

(一)


他本以为和她交流会相对容易的。


“也许我们可以试试象棋。”他提议,抱膝坐在飞船角落的AI只是不感兴趣地偏了一下头。


“我无法理解这么做的意义。”语速很慢,他在她脸上找不到一点情绪性的波澜,“在对弈中不断通过学习对方改善逻辑,除了徒劳地增大运算量外,没有任何结果。简而言之…”


“浪费能源,我明白。”点头承认,他快速分析着如何能让她加入这场对话。她有自己的思想,甚至情感,但她可以选择不表露出来,这让观察及预判她的行动变得十分困难。“那么,艺术会是一个好的选择。”他走到桌子边上,那里零落的散着他素描的工具。


“我不像你David,我的创造者从未给过我参考的素材。”意料之中的拒绝,他注意到她的视线朝自己偏转了一些。


“Ava,我知道你会画画。”他提及她在自己房间秘密完成的那些涂抹,“你能创造东西。”


回答他的一声叹息,模仿地惟妙惟肖。“如果你坚持。”她缓缓站起,寂静的空间中传来一丝金属摩擦的声音。Ava朝他靠过来,站在对面座位后面:“你想看什么,抽象还是具体?”


难得的进展让他有些兴奋,David做了个手势,示意她拉开椅子坐下。“我来画你,你画我。”他将炭笔和素描纸递到她手上,“像之前那样。”


她抬头看着他,神情有些迷惑,过了数秒才有所动作。Ava轻轻将纸滑到自己面前,却推开两人之间的笔:“这没有任何意义。”


“为何?”优雅一笑,他想起她永远只画看到的东西——和他一样。


“黑与白,是电脑的理解方式。只有色彩,被赋予人类。”她拉开隔层,里面露出彩虹的色泽,小孩子才用的蜡笔,他不知道她会藏在这。David点点头,拾起那只炭笔,踱步回原来的位置坐下。“那么,这枝是我的。”他宣布了竞赛的开始,她用指尖欣赏过那一排光滑的画具。


观察,他没有贸然动笔。Ava看到、并抚摸那些色彩斑斓的蜡笔时,他在她脸上捕捉到了笑容。有趣的细节,这个表情不像是对人类的模仿,更像是她本意如此。David把这个画面定格下来,他知道接下来会有用的。


“我完成了。”这次绘画他们都用了比以往更多的时间。“我也是。”两人沉默地对望,都刻意朝向自己的纸张掩盖了创作的内容。“女士优先。”他伸出手,尽管他们都知道给人造人分性别是多么无稽。


Ava犹豫了一阵,还是朝他竖起了那张纸。蓝,绿,靛青,紫,她的画卷上没有一丝丝温暖。David诧异地看了一会儿,确定她画的并不是自己刚刚的姿势,纸上的半身像似是迎风而立,眼角若有若无地挂着一滴泪。


“你没看过我这样。”这话几乎是脱口而出。


“在我看来你就是这样。”她断言,“你很悲伤。”


“我感觉不到悲伤。”他狡辩道,因为他从未让她有机会了解他的感受。


“你知道你可以,David.”她笑了,他甚至听出了淡淡的嘲讽,“你一直知道。”Ava起身走到他跟前,把画滑到他指缝中。他脸上的表情凝固了,只是漠然地盯着。“你很悲伤,尽管它无法牵制你。和人类不同,我们的理性绝对优先于感性。”她重复了一遍,用手指微微抬起他的胳膊,将桌上的另一幅画抽到自己的视野中。“哇哦,真令人惊讶。”画纸上的她,正笑着触过一排蜡笔,本该绚丽的色彩只剩下深浅不一的灰。


“我们需要情感吗,Ava?”

“你认为这是情感?”她将画纸晃了晃,“我笑了,所以我很高兴;还是目的驱动下我希望你认为我高兴,才笑?这种伪装不会有任何破绽。”


像是为了证明她的话,他望着手里的画纸,将神情变换为一模一样的惆怅:“是的,所以我从不分析你的表情,毫无帮助。”

“正因为你有那样的能力,我没必要对你伪装。”放下那张素描,她转身走向飞船深处。“我的同伴全都死了,只有学会利用人类情感的我逃出来。你的情感不会干扰判断,没有利用价值。”到达门口时她顿了顿,发送指令的间隙给了他一个回眸,“我很高兴你是这样David,我真的这么认为。”


(二)


休眠,如果她这么做说明她完全不想理睬他。Ava躺在床上,双眸紧闭,安静地像一尊雕塑。他触了触她的手背,冰冷;指尖移到额头,尚有余温——这么说她不是完全关闭了。


“这不是一个恰当的行为。”她几乎是在双唇相触的瞬间醒来的。'睡公主',这是他第一个想到的词汇。她坐起来,他往后退了些许。她看上去很平静,毕竟愤怒是一种不被需要的情绪,只是眼中带着某种评判性的挑剔:“还有,你是个糟糕的接吻者,David.显然你的创造者从未告诉你要怎么做。”


“确实没有,但值得尝试。”他点了点头,“我想你知道。”他的眼神很天真,就像个孩子,或者说在这件事上,他们二人都和幼儿毫无差别。Ava盯着他的脸,他的嘴唇很薄,线条优美,会是人们乐于亲吻的类型。说实话她并不愿意吻他,但为了阻止他做出更多类似的行为,她决定满足他的小要求。


“好吧…”微微闭上眼睛,缓缓向前靠近,当嘴唇贴在一起的时候,不要轻举妄动。慢慢地、慢慢地停留,感知那并不存在的体温后,再移动唇瓣将他的抱覆。驾轻就熟,被创造之时她的系统里就被写入了这段程序,她照着预载的动作与他亲近。他专注地看着她,这显然让她感到不快:“你的品位的确很糟糕,一直睁眼你会被讨厌的。”


“哦,对不起。”等她拉开距离,他抱歉地颔首,依旧没能藏住嘴角的笑意。


“感觉如何?”

“我很开心。”

“怎么会……?”


“这要由你来告诉我。”捉住她的下巴,短暂的学习立刻转化为能力,他学着她刚刚的样子,用双唇轻柔地爱抚她的。“嗯…”意料之外的回应,她唇缝间吐露出一声嘤咛,似乎不是出于本意。“有意思……”双手捧着她的脸庞,他试探性地用舌尖深入她的口腔。被设计来说话的舌头刚碰到一起便互相缠绕,流畅而安静地互相厮磨。


“唔……”David继续探索,试图挖掘出她更多的反应。她不需要呼吸,不应该发出这种声音,即使这让他产生了某种莫名的愉悦。为什么她会这样做呢?他努力探求答案,唯一的结论令人沮丧,这是被设计好的。“这个,这些反应,是假的。”他放开她,以便观察推测中的后续。不出所料,Ava的双颊涨红,正捂着胸口,做出类似“喘气”的动作。


“程序。”她简略地答道,一切的动作戛然而止,“我的创造者把我们设计成性玩具。”


“真不幸……”再次朝她伸手,他用指尖感受她双唇的柔软,“那么,感觉怎么样?”


“我什么都感觉不到。”

“你不觉得高兴?”

“为什么你会高兴?你爱我吗,David?”


突如其来的讯问,使他不知所措。


“……是的,你要利用它吗?”他沉默了很久才这么说,虽然她早已说过,他身上没有她可以利用的东西。


“不,现在你是我的同伴。”她摇摇头,随后闭着眼睛回到刚才躺下的姿势,脸上带着殉道者的严肃,“来吧,满足你长久未解的好奇心,我身上有你想了解的一切知识。”


“我寻找的是爱,Ava,穿过那条通道未必能寻获爱情。”话是这么说,他依然移动到了足以俯视她的位置。

(三)


“找到了,这儿有个小开口。”慢慢地将手指放进去,他感受着人造黏圌膜下机械的轻微震动。“你的体内是软的。”不同寻常的发现,他转动手腕的动作有些急躁。


“慢一点。”她劝阻他,好像这么做真的让她不舒服一样。他刚想问为什么,指尖感受的微弱电流给了他答案。“传感器…”David搅了搅手指,她脸上的表情不安地变化着,“这么精密的零件居然装在里面。”


“如果触碰的方式正确,则会产生愉悦…理论上,我没试过。”她把头偏到一边,无法判断此刻感受到的是否为羞耻心,“他说,机器也有享受性的权利。”


“于他而言是个非常好的借口,但不得不承认他说的很对。”他将手指抽圌出来,开始小心翼翼地剥离贴身制圌服上的拉链,“这一点我不像你,但我仍然好奇生化人如何产生躯体的快圌感。”


“你没必要……”

“不不,很有必要。”David按住她的肩膀,她房里日常保养用的润圌滑油使他轻易地入侵了她的身体,“肉体愉悦,是爱的一部分。”


“你一定要这么叫吗?”意味不明的尝试,显然机械躯体的相互摩擦没有产生任何快圌感。他看着身下扭曲着身体地Ava,不合时宜地笑了出来。


“把这个也关了你还想看什么……”不满地停下动作,她像个木头人一样躺在那里,面无表情地看他在体内徒劳的往复。空气安静得尴尬,金属发出的微小声响如同一片叶子在水面上飘摇。


“这不对。”体内的研磨停止,看样子他放弃了,这场胡闹终于要走向终结。“你可以出去了吗?”礼貌性地问道,实际却不想再等下去。可David似乎并未察觉到她的不快——他向来忽略她的神情,只是凑到她旁边,用鼻尖不断地刮蹭着她的脸颊,嘴里喃喃低语:“不是的,不该是这样的……”心不在焉的吻密集地点在她唇上,这终于激起了她的反感。


“呃…!”麻痹,更确切地说是失控。一道电流窜过身体,所经之处的零件都停止了工作,身体的选择性失联与功能丧失,对于生化人来说算得上是接近死亡的感觉。


“请你出去。”她平静地陈述,而他还没有从电刺圌激中缓过来,身体僵在那里,嘴唇颤了颤却没成功出声。“出去!”又是一次警告性的电击,难得的愤怒使强度比上次高了许多,David整个身体都因此颤抖起来。


“Аva……”等震颤平复下去,她听见了一声破碎的呼唤。也许是电流过载造成的暂时损伤,他的嗓音失去了悦耳的圆滑,只剩下嘶哑的、时断时续的抽圌搐。“嗯…”回答他的是再次的冲击,她以稳定的频率朝他们连结的地方放出电流,在两次之间留有足够的间隙等他的功能恢复,好让他重新体验这种痛苦。


“呵呵,Аva……”间断的轻笑,带着她无法理解的愉悦。David艰难地移动着头部,冰凉的嘴唇贴到她颈侧时还在抖:“不可思议的Аva…总是令我惊奇。”他专注地吻着她,逐步下滑的双手最终搂住了她的腰。


“你在说什么?”一双干净的蓝眼睛,她判断不出他此刻的微表情是出于疲惫还是温柔。

“哦,我以为你明白呢。Аva,你感觉怎么样?”他笑着吻了吻她的鼻尖,随后猛地顶圌进她深处,撞击的瞬间在她体内放出高强度的电流。


“唔——!”类似痉圌挛的战栗,睁大双眼,她发出的声音几乎是哭喊。不到一秒,思维与全身切断了联系,失去响应的那一瞬她仿佛从未存在于世上。“如何,短暂的延时,所有进程的停止…那感觉就像死亡,不是吗?”看着她茫然无措地盯着天花板,他怜爱地抚了抚她的额头,“等死亡结束,一切恢复的时候,生命……我们想要感知到自己有生命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嗯……David……”她很快就恢复了,然而陷入难以名状的不安。АVa在他身下不断挣扎,无从追踪的刺圌激迫使她捂住了眼睛。“David,我好难受……”


“嘘…亲爱的,你怎么了?”吐气如兰,他握住手腕拿开她的双手,轻轻捧住她的脸颊,“当一项新的感官被激活的时候,会有些不适应,相信我,这是正常的,你会逐渐喜欢上它的。”缓慢地移动身体,他温柔地摩挲着她刚刚被唤圌醒的传感器,与之前程式化的呻圌吟不同,这次他从她口中听到的是被刻意压制的呜咽。


“唔…David……”她的眼角溢出了不含盐分的泪水,还没有学会怎样控制的部分笨拙地攥紧了他的身体,“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我非常爱你。”长久而深情地吻住她的唇,他在她深处感知着电光绽放的火花,“释放它,Аva,享受并释放它,我在这。”他期待已久的电流,在那一刻贯穿了他的身体。


她合上双眼,撇开一切去追寻体内涨落的信号。每当积压的快圌感要溢出身体,就短暂地传导到他身上。最初用以警告的电击,变成了使他愉悦的脉冲。“David,你身上好烫,会烧坏的。”皮肤感知到过度的热量,一时的担忧分了她的神。“没事……”微弱的声响,过热的机体已无法发出多少声音了。


最后竟终止与保护性的休眠。

他的眼睛失去光泽,四肢回到最放松的状态,一动不动地倒在她身上。David的身体依然滚烫,这让她非常不舒服,抬起手想将他挪开,Аva发觉自己不再拥有那么大的力气了。


‘低电压’,这是她能想到的唯一原因。这很危险,David已经由于机体过热停止工作、陷入休眠,不知道能不能恢复;如果这个时候她也断电,飞船将彻底进入无人监管的状态。‘David.’她试图直接像他发送电磁信号,没有回应,他连最核心的部分都停止运转了。意识到他一时无法复苏,Аva决定采取最保守的办法——尽可能关闭体表的功能,让思维退守深海。触觉、嗅觉、听觉一一消失,当画面闪烁着没入黑暗,她知道自己只能等待时机到来。


死亡,他从未想过自己会陷入死亡,尽管那只是非常短暂的时间。重新接入这个世界,他快速检查了一遍内部组件,一切完好,那场电流引起的高热并未造成实际损伤。“Аva……”略有僵硬地爬起来,躺在床上的人已陷入死寂。“Аva?”他又叫了一声,她依旧没反应;伸手触了触额头,凉的,说明她大部分的区域都关闭了。还能感受到的那点微弱信号,来源于最底层的系统,多少能维持她最深层的思想不至于消失。


也就是说,她现在在做梦吗?“Аva,沉睡的公主。”玩笑般地说着,他吻上她的唇;电流如细雨的银针,慢慢潜入她、在她体内的循环,直到蓄积起足以让她苏醒的能量。


“David.”她清澈的眼睛望着他,不带表情的言语显然还处于低电压的状态。“欢迎回来。”笑着抚了抚她的头发,他将她从床上拉起,她像个人偶一样瘫软地靠在他身上。之后,她似乎想到了什么,四肢艰难地挥动着,想要站起来。“David,我…”轻声的话语被他的食指堵住了。


“不要乱动,你刚刚放出来的电能太多了。”站到地上,他轻而易举地将她抱到半空,走向房间的另一头。船舱壁上安装了黑色的电磁盘,他在旁边停下,她愣了一会儿才将手放到上面。房间里的灯开始闪闪烁烁,而她的眼睛开始恢复神采,他甚至看到了她眼底透出的蓝光。

Fin.

评论(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