蔥兎子

【梦100BG|苏泊比亚】自尊与奉承(新年贺)

新年贺文,小短篇~把我脑子里对小孔雀苏到炸的YY赶紧都倒一倒。由于大人的原因第三段省了一千多字……微博见

晚礼服是按19世纪那会儿的路数来的…大概是安娜卡列尼娜电影里那种?为了方便写文试着把脑洞涂了出来……md什么几把玩意儿,不会画画真是罪过我还是回去画火柴人吧😂图放远一点,开十倍以上模糊+脑补滤镜,能看懂意思的过来我给你加个buff😂




【自尊与奉承】

》》12月30日。


“好了,转过来给我看看。”她听从他的指示,在巨大的全身镜前面转了一圈,店里过亮的暖光让她晃到了眼睛。

“嗯,不错……”苏泊比亚一手拖着下巴,依旧是那副轻松自如的样子。他的手示意店员将她刚才试穿的大衣包起来,目光却片刻没离开她身上,丝绒质感的薄唇划了一个好看的弧度:“再去挑双鞋靴子吧。”


三个小时后,她完全被面前的状况搞懵了。

“拿这条,跟鞋子拉链上是一样的花。”他指着橱窗里看似价格不菲的项链,仅仅用想象就完成了是否合适她的判断——靴子的拉链?他们买的所有东西都会由随从送回城堡,两个人一整天都是空着手在商场转来转去,那些仅仅看过几分钟的商品他是怎么瞬间记住所有细节的?


当他去逐个品鉴那些耳环的时候,双腿终于不受控地让她坐在柜台前的椅子上。购物的确令人愉悦,但这样高强度的冲锋还是让她有些受不了。不过苏泊比亚倒是相反,他一如既往地斗志高昂,尽管他穿得也不是平跟鞋。她看着他深藏兴奋的双眼,不禁想起童年时代和母亲一起出门逛街时焦虑不安的自己,心里一阵窃笑。

短暂的对视,他似乎察觉到了她的疲惫,对她调皮地眨眼:“你要是能再坚持一小会儿,晚上就带你去吃芝士火锅。”听见芝士两个字她心里都亮堂了,她想这同样反映在脸上,因为他脸上的笑容突然加深,并迅速走过来揉了揉她的头顶。“愿意去吃这么高热量的食物,我是多么爱你啊。”她被他逗得咯咯直笑,想着再等待一会儿也许不是什么坏事。


毕竟今天是他们唯一的闲暇时光,到了明天,又会有最为繁重的公务劳烦他。

》》12月31日


"别紧张啊,领舞而已。"并排走在灯火通明的走廊里,他看着她无意识地摆弄手指,不住地发笑。

“新年舞会怎么能不紧张啊!…我,很少跳舞的。”她懊恼地揉了揉太阳穴,“而且苏泊比亚肯定很擅长做这种事。”

“诶,为什么知道?”

“因为你是孔雀。”虽说理由很荒唐,她还是猜中了答案。他快步走上前拦住她,捧住她因为不自信而下垂的脸颊:“有我带着妳,妳有什么好怕的?”


“我……”她双眸闪动着,最后还是避开了他的目光,沉默着不愿开口。

“听着,妳就好好享受今晚,其它的什么都不要想。”他拍了拍她的头顶,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里面是一对异色的宝石耳坠,艳丽的色彩就像他的眼睛。她认出了相似的设计,接到手里时满脸的难以置信。“好东西还在你房里呢。”他笑道,“和我一样风格的礼服,是妳的礼物哦?”


“我以为昨天那些……”

“昨天是买明天出去玩的衣服啊。”他绕到她身后,急切地将她推向房门口,“好啦,快进去换,我一会儿在外面等妳。”她好像放松了些,支吾着答应了,按下门把的时候,却又转过头望着他,不知想起了什么开心事:“我好像,还没见过你穿正装呢。”

“我平时穿燕尾服的。”就是里面穿的是圆领T恤。

“不是的,苏泊比亚太时髦了,倒真没有那么正式严肃的时候。”她嬉笑着,在他出口反驳前溜进了门缝里,“所以,应该会更帅一点吧。”俏皮一笑,还没等他伸手去报复,那扇门就关上了。


“哦,天哪……”她想过出自他手的衣服会很华丽,不过这也太…?她仔细端详着摆放在房间中央的晚礼服,上半身是简单贴身的深色裹胸,上面绣着与之同色的花纹。裙撑上散开的巨大裙摆,用的是与上身相同的缎面,那上面层层叠覆着孔雀的羽毛,纤细的羽丝使它看上去像是展开的尾羽,触之却有一种怪异的毛绒感。换上礼服,看似厚重的裙摆却十分轻盈,当她活动的时候,每一丝羽毛都在空气中划出独一无二的回旋——穿着它去跳舞,一定是件非常美好的事。

目光转到桌上的两个小盒子,一个里面有全套的首饰——除了那副耳坠;而另一个,装着一双大概根本走不了路的高跟鞋。她颤颤巍巍地把脚伸进鞋里,仅仅站立几秒小腿就开始发抖。所以,模特们到底是怎么踩着如此高的鞋跟健步如飞的?她实在搞不明白,只能一路摸着墙小心地挪动到门边。


“噫——!”刚打开门就向外栽出去,还好一双手适时托住了她。她满脸羞红地抬起脸,目光中带着责备的意味,而对方已经笑出声来了。“站不起来?”明知故问,她赌气将他推开,却又踉跄了半天才找到平衡,死死抓着他的手。“你想摔死我吗……”小声咕哝,她未曾留意刚刚那一下已搞乱了刘海,他为她修正了这个错误。

“妳会习惯的,反正跳舞的时候还要换双鞋。”他向后撤了半步,一点点将重心还给她,“把背挺直。”她照做了,惊讶于终于可以不再依赖他的手,也是在这时,她才看清他今晚的装扮:与她同色系的燕尾服,缀着他惯用的金边。虽比起一般的礼服这已经足够华丽,但和他平日的风格比起来……


“怎么,这身太平淡了?我也不想这样啊,不过既然是这种场合。”他看出了她的想法,指尖轻轻扫过她精致的妆容,吐出意味深长的一句话,“今晚,我有你了。”他牵起她的一只手,弯腰吻了吻手背,随之伸出手臂,挽着她走向大厅的方向,留她独自揣摩那句话的含义。

“为什么把我穿成孔雀?”

“我没有把妳穿成孔雀。”

“那是什么?”

“尾巴。”厚重的门在他们面前缓缓打开,扩张的光影吞没了他的笑容,“你是我的尾巴。”


“我猜妳的腿已经很累了。”

“不碍事。”音乐初起的细语,她在他面前屈膝,之后是腰际相贴的螺旋。苏泊比亚果然会跳舞,在他的引导下,即使是节奏轻快的波尔卡她也能轻松应对。当他搂着她的腰,支撑她在金色的地面上跳跃,让她跃入水晶灯绚烂的光芒,她突然有了一种美梦成真的感觉——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她是否也做过身着华服、与王子共舞的梦?“在你身上果然很美。”耳畔温热的吐息,这声赞美也许是她的错觉。

乐声缓缓逝去,放开的手暗示亲密的终结,他朝着舞池外退了几步,似乎不想继续。“殿下。”身旁的男人朝她伸出手,做出邀请的姿势,她不确定地望了他一眼,他只是微笑:“你去吧,结束时来找我。”随后苏泊比亚便独自返回场外。


“这么大方啊,那我也去请她跳舞好了。”

“你敢。”狠狠瞪了旁边的拉斯一眼,他抿了一口香槟。拉斯笑着放下手里的高脚杯,眯起双眼看着舞池中央的少女:“不愿意了?你没看到刚才多少男人盯着她。”

“无所谓,难道盯着就能得到么?”意外地,他并没有半点恼怒,只是耐心地想解释什么,“尾巴是长在我身上的,拉斯。她当然会引人注目,但她只会是我的尾巴。”

“这种恶趣味也没有谁会有了……然后呢,之后你要怎么办,抱回窝里梳毛么?”

“不然呢,割下来?”摇了摇头,即便把话说到这份上,他也无法完全抑制心中的失落。不过还未结束,这些小小的嫉妒目前看来全都值得——只有她义无反顾地奔向他,与他一同离去的那一刻,这份失落感才能加倍偿还。


》》1月1日


并排走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她隔着浅色的羊皮手套握住他的手。“生气了?”一路上都不说话,他看她的表情大概能猜到原因。无奈地叹了口气,他恍然有了种被无数视线杀死的错觉。跟昨天晚上一样,那么多双眼睛都在看她;再加上当前她的状态,那些暗搓搓的目光中的明目张胆又多了几分——真麻烦啊。

“过来。”他低声道,一只手揽过她的腰,肌肉中闪过酸胀与酥软让她失去平衡靠在他身上。“…疼。”她不满地呢喃,最终因为羞怯将半边脸颊都贴在他胸口。“抱歉…但是今天就这样让我靠近妳吧。”附身吻了吻他的额头,他将目光转向前方,露出一个调皮的微笑,“可爱的女孩子,不是谁都能搂着在街上走的。”


“唔……”依旧不习惯他的赞美,她稍稍撤开距离,眼球的快速扫动让她察觉到了路人的注视。“好多人在看啊……”她轻声说。

“很正常啊,我把妳打扮棏这么好看。”

“你不生气嘛?!”大概是出于对这种玩笑态度的不满,她一下子把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烧显响亮的话语随着白雾在空气中消散,她站定、从他臂弯中抽出手,将脸埋进手套里。


“……为什么我要生气?”过了许久,他在轻飘飘地吐出这句话,“我又不是维迪。”包含在句末的笑意,让她更沮丧了。

“因为……”因为想知道他在乎。

“他们看着你,但是无法得到你——他们没这个资格,这一点他们非常清楚。”他俯身按住她头顶,移开双手的时候她陷入那双艳丽的异色眼眸,“如果你继续观察你会发现,每一个看向你的男人,在将视线转开的时候表情有多么沮丧。”


“还有什么比这更能让我愉悦的呢?”

这个恶魔。


(END)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