蔥兎子

除了BL啥都吃的老司机

【梦100|天地罪审双OC】双王之战(一)

Couple:OC x OC

Rated:K

Brief:波塔利亚的王子阿尔戈斯一生从未输过比赛,却在一场罕见的克莱瓦“双王之战”中被人打碎了圣剑。*故事发生在梦100当前时间线的20年前。


(一)


他不想玩。

身着黑色铠甲的人们挥舞着武器跑过黑白重叠的棋盘,金属与地面撞击的声响此起彼伏。他、只有他是静止的,只有他站在末端中央的黑色方块中观察这场纷扰的战争。


他不想玩,他一点儿都不想参加这次克莱瓦。

“别分心,进攻!”他朝身边的人吼道,举起手中的权杖直指对面的王——天之国战士身披的纯白战衣闪耀着铂金的华彩,全包围式的头盔将面容遮得密不透风,一双巨大的羽翼吸走了太阳的光芒。‘无聊…’嘴角扯出一抹冷笑,他暗中发誓定要将那滑稽的面具打得粉碎。


他不想玩,但身而为王,他必须赢下这场比赛。

他的名字是阿尔戈斯,他永远是游戏的赢家。


“黑队战车,武器破坏!”刺耳的哨音,狙击步枪伴随破裂的声响在空气中化为光点。他盯住场上所剩无几的白队成员,他们正以王为中央奔跑着变幻阵型。视线无意中隔着面具与纯白之王交汇,察觉到对方的凝视阿尔戈斯的额头沁出了汗珠——该死、是他误判了吗?白队从刚才开始就退守底线并非是为了保护脆弱的王,对面实际上和他们的情况一样,是以不参与战斗的王为最高指挥;故意牺牲大量的棋子,不过是诱敌深入再予以绞杀。

“防着点,他们开始反击了。”对周身的防御低语,然而话音刚落,由异能力开辟的空间通道中、一束耀眼的光芒径直席向他身旁的队员。“黑队主教,武器破坏!”断裂成数截的法杖落向地面时便逐渐消失,连攻一下子消除了他们花费多时创造的人数优势。“…在挑衅吗?”恨恨地低喃,离时空门关闭还有两个回合,为他自身的安全他不得不立刻做掉白队的狙击手,即使要付出最沉重的代价。


“白队战车,武器破坏!”

“黑队女王,武器破坏!”


女王的权杖被骑士从背后斩断,随之那圣骑士凌空而起,展翅落在他面前,一剑将紫黑的铁骑贯穿。“黑队骑士,武器破坏!”此时他与圣骑士仅一步之遥,朝他举起的大剑正迫切地要为这一切画上休止。“呵呵呵呵……有意思。”偏过头将人打量一番,他准备的最后武器,看来今天能派上用场。“士兵前进,升为骑士!”他朝着天空大喊,为队员选择最合适的武器。从许久前就留在对方阵营角落未动的士兵踏入顶格、身上发出亮光,布满裂痕的长枪经受光芒的洗礼,化为崭新的重剑。异能力在升变的同时发动,新受封的黑骑士身影一闪被拉回王的身边。


双方各余两人,皆是骑士与王。阿尔戈斯向来了解自己的人,早早就多安排了一名擅于持剑作战的队员,作为士兵尽早走到对方底线附近待命。“来,决战吧。”他轻语,瞥了一眼远处的孤王,那握紧权杖的手正不住颤抖。“抱歉了。”无声的唇语,他给了对方一个浅笑。金属的碰撞声在耳边爆裂开,观众席热烈的欢呼声正将气氛带至高潮。


“当——!”己方队员的刀刃被砍出豁口,阿尔戈斯不得不承认对面的骑士身手矫健、实力不俗。只是,此刻双方的异能力都已用尽,天使的羽翼派不上用场,论硬拼、他们不会输。“咣!”又是一声巨响,武器撞击在一起、双方僵持不下。细微的清脆响动带着裂痕如藤蔓爬上剑刃,赛场瞬时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在紧张地等待一方的崩毁。


“咔……”碎裂,崩解,飞散,消失,在难以置信的目光中,两把大剑一齐崩坏。

“怎么可能……”他从未见过这样的事,虽说克莱瓦似乎有相关规则处理两个王同时剩下的局面,但依照游戏的性质这是几乎不可能发生的情况。视线越过一脸错愕的两名骑士,阿尔戈斯看向白方的王,对方正专注地盯着场外——裁判,顺着那个方向,他看见裁判正穿越混乱的观众席向评委组的特别包厢跑去。


数分钟后他回到了赛场边缘,又是一声长哨。全场鸦雀无声,裁判一手伸向天空,另一手拿着话筒朝他们郑重宣告:
“两方只剩王在场,天启降临——!”

欢呼、观众兴奋的尖叫。两败俱伤的骑士从这虚拟空间消失,他低头盯着手里的权杖逐渐变化为十字架的外形。“到头来,还是要我亲自上场打吗?”将十字剑举到胸口,他透过刃口望着纯白的王。


双王之战,天启降临。

末世不过如此。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