蔥兎子

【晨星x昏星】情人节贺-Thebromine

【Rated】K
【Couple】路西法 x 梵纳蒂斯 / Lucifer x Vanadis
【Brief】theobromine可可碱,情人节贺文,一个关于巧克力的故事。

【Thebromine】

“今天我一直在想,你、你和我、我们之间。”

圣瓦伦汀节。
咖啡店里洋溢着节日的气息,写着菜单的小黑板上画满了粉色的爱心气球,情侣们打情骂俏的声音聚拢在每一处小桌上方,而他决定一个人缩在正对玻璃墙的角落,在那之外依然是眷侣的欢笑飘扬。陌生的城市,窗外是相似的人来人往、车水马龙。每年这时候他都换一个地方,到一个没人认识他的地方,藏在普通人里,观察他们的生活。他想,此刻她一定也在做这样的事情,因空气中甜腻的爱意喜笑颜开。

“热可可,越浓越好。”对于他的选择,服务生显得有些诧异,今天身边没有能偷偷和他交换杯子的人。爱神忙于在人世间散播爱情,2月14日则最为忙碌,全世界都在享受她赐予的恩惠,那是血液燃烧的激荡、胸腔暖起的温柔。只可惜,从她的镜像中苏醒的他无法回应这种信号——

自由意志永远是他的最高指挥,即使是神明的力量也不可干扰。

巧克力的味道有些平淡,下不够甜,上不够苦,却也能勉强安慰独身望别人幸福的坏心情。他将热饮尽量在口腔中停留,好拖延作用的时间,尽管那让它尝起来越来越像温水。一对恋人在窗外经过,扭捏的腻歪像使他想起第一次在伊甸见到的亚当与夏娃。跨越千年的自怜自艾又被重提,为什么他总是那个尝不到爱的人呢?不,也许正是因为尝过爱的灵魂,普通的爱在他眼中就和这即将空杯的热可可一样,淡而无味。

想想最后还是回到万魔殿,省得跟个孩子一样在外头生闷气。寝宫空空荡荡,放了一地的水仙花开得正盛,他在冒着热气的喷泉边附身,不敢认面前颓然的倒影。伸手在粘稠的液面上搅了一把,她的轮廓在混乱的涟漪中扭曲散去,徒留指尖滴落的温热液滴。下意识地吸吮,浓度过高的苦味换来他脸上满足的微笑。

这是一座真正的巧克力喷泉,他不记得是什么时候收到的礼物。无穷无尽的热流从顶端坠落,形成三层深棕与艳粉相间的滑稽帘幕,垂在永远平静的水池拧成眩晕的漩涡。诚然,充斥着少女幻想的物件不适合作为这座秘密宫殿的摆设,除他需要这座喷泉只会流出普通的清水:今天除外。每年2月14日的午夜钟声敲响,它就开始不受控地蒸腾起香甜,咕噜咕噜地朝外吐上24小时的热巧克力,提醒他爱之日的到来——
多么贴心啊,即便孤身一人也要每年被迫过节。

漆黑的马克杯装满了灿烂的粉红,本就甜到恶心的草莓牛奶进了嘴还要窜上鼻腔爆裂一番才算完。仰头一饮而尽,扩散全身的甜蜜反掀起讽刺的苦楚,是时候再来一杯无糖黑巧平复味蕾。往往复复,极致甘甜与极致苦涩的落差带来的精神冲击放大了可可碱掀起的兴奋和麻痹,至高的愉悦与痛苦并存就是爱情的滋味。

“嗯……”末梢传来轻微的震颤,逼得他躺倒在池边,手逐渐失去握力,杯子在低沉的闷响中滚落,溅了一地污迹。即便如此,他还是执着地用手去够巧克力浆淋在唇缝。路西法不愿将自己的行为定性为“成瘾”,巧克力只是成瘾物的替代品,在戒断反应强烈的日子里需求剂量大些罢了。可可碱在体内产生的是与恋爱相似的反应,那种感觉又像是在吞食梵纳的灵魂。久而久之,他早已分不清自己渴望的是她蕴藏强大能量的魂魄还是她本身。

“今天我一直在想。”喃喃自语,双眸呆滞地望着天花板,大脑分析出的却是浪涛漂流的海岸。

“你。”香槟色的金发散在咸咸的风里,那个人手中紧握彻夜长明的火炬。

“你和我。”脸颊微微发痒,他隐约瞥见别在鬓发的水仙。

“我们之间。”到底是二,还是一?

【扯淡】一直有Lucifer沉迷巧克力的设定,不到他对Vana灵魂那种上瘾的程度,但也远超于正常的喜欢。这里玩了个《魔鬼代言人》的梗:男主凯文问撒旦:“难道我们不需要爱?”撒旦:“从生物化学上说,吃一大堆巧克力也会有同样的反应。”www

这篇有点意味不明,对于Luci来说与Vana的关系其实是个很矛盾的问题。喝巧克力喝醉,脑子不太清楚的时候想这些事就更困扰。

共用一个灵魂,因为自己灵魂永远不完整,就本能地想把对方“吃掉”,以此修补自身。修补灵魂带来巨大的精神欢愉和力量提升。
但Vanadis(其实就是Venus😂但Venus不太好写昵称😂)是掌管爱的神,吃她的灵魂相当于是吃“爱”,身体会产生恋爱时的生理反应和感觉(大概就是高级巧克力)。时间长了Luci就怀疑自己到底是因为吃灵魂产生这种愉悦感还是自己真的爱上她了_(:3」∠)_

再加上孤独又自恋这个属性,两个人天生对镜子另一边的自己有谜一样的兴趣((((;°Д°))))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