蔥兎子

除了BL啥都吃的老司机

【阿斯莫德→莎拉】花吐症

【Rated】K+

【Couple】阿斯蒙蒂斯 x 莎拉(Asmodeus x Sarah)

【Brief】喜闻乐见的花吐症,变态老阿姨爱神很讨厌阿斯莫德(因为他扭曲情欲玷污了她的权威),于是下诅咒整他。阿斯莫德这个单相思病娇真的好适合花吐症啊wwww

—————————————————————————————————

“你被她诅咒了。”听到主君这么说,他只是惨然一笑:“我从出生就是被诅咒的,不差她这一道。”推门离去,胸腔深处灼热的疼痛激起一阵剧烈的咳喘,摊开紧捂口鼻的手掌,飘落的纯白花瓣散着茶树特有的清香——

恶魔,也会生病吗?


不得不选择痛苦不堪的独寝,无法借由躯体激烈的纠缠耗空体力,梦魇便无声无息侵入冰冷的夜晚。即便是在缥缈不清的梦境,胸中那抹剧痛也在不断烧灼,逼得心脏自我保护式地抽紧,直到白昼来临。“唔…”醒来第一个感觉就是恶心,被汗水浸湿的布料冰冷得教人发颤,带痛的呼吸混入了血液蒸腾起的异香。再也控制不住身体的抽搐,他看着呕出的花瓣与发梢的晶莹一齐落入花纹繁复的床单。

他真的病了。


“爱而不得,花吐至死。”爱神的讥笑在耳畔恍惚地回响。

“胸怀破碎的爱,在花香与心痛的折磨下逐渐死去。”他过去总以为浇灭情热的是眼泪,终究明白过来,逆流入心的泪水正是灼烧胸膛的燃料。

“爱情果真是世上最美的东西,不是吗?”能平复它的,反而是那个人的温暖。


好冷。

无论如何都觉得冷,在喧闹的午夜派对,在陌生人的怀抱,即使是在发热的内膜之间摩擦,心口都一阵接一阵地打着寒颤。“你身上怎么这么烫,不会是发烧了吧?”无名的床伴开着玩笑,他只是摇摇头,想着快些继续下一次亲热以转移注意——只要不想她的事,病痛似乎就没有那么重。因此他躲得远远的,躲在他创造的那些空虚的欢愉之中,极力忽视高热不退带来的苦寒,希望尘世的缭乱将自己治愈。


“咳……”半夜在撕裂肺脏的湿咳中惊醒,他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甚至不清楚房间里具体有几个人,只是一路跌跌撞撞地摸到洗手间。镜子里的男人满脸胡茬,深凹发红的双眼与重重的黑影,几天没睡过觉的样子,好一副狼狈相。不等他将自己嘲笑,身体便再度痉挛,团成一团的柔软窒息似的堵住了咽喉;本能地干呕,凋落的是与往日不同的鲜红。用颤抖的手拾起那片娇柔的花瓣,一滴咸水有力地冲散了表面浮动的色彩,而后染红的花朵便混着泪雨纷纷落下。


血,这些花朵吸走了他的心血,怎么都止不住。他跪在地上痛苦地嚎叫、哭喊,她哭泣的时候,她说她恨他的时候,他都未如此怕过。而现在,侵袭全身的恐惧再也不能被挡在玩世不恭的面具之外。他明白的、他一直都明白的——

他快要死了,他永恒的生命如今就像这花瓣一样,沾着血、片片凋亡。


他是恶魔,恶魔没有灵魂,如果他死了,他哪儿都不会去。

他再也见不到她了,一想到这个他就怕的要死。

“Sarah…”被泪水模糊的破碎瞳孔前,隐约飘忽着她的身影。


花吐至死,美丽如童话的死亡也与之一般讽刺,要治愈这种疾病,唯有思慕之人的真爱之吻。只可惜,困住他的故事不是沉睡魔咒,而是小美人鱼,真爱早已化作泡沫被冲散在海的彼岸。“滴答、滴答…”接连不断的声响,不知是秒针还是眼泪,在生命最后的倒计时,向来华丽讲究的他只能蜷缩在地板一角,在感觉不到暖意的火炉旁觊觎幻想中的希望。过去的一幕幕在眼前闪过,牵起微凉的小手,女孩渴望知识的眼眸就像在渴望青春;他总是躲开所有人的视线,偷偷去到她身边,教她读书写字、教她算数和几何,给她讲怎么从天上的星星读出回家的路;为了保护那具年幼的身体不受摧残,他一次次脏了手,以此代替被父亲出卖的幼女在床铺流淌的血污。即使染上血色,那些日子依旧闪闪发光——后来?……后来他爱上她,她却爱上别人,他甚至不愿相信这一切是残暴神明的圈套。他的手依旧是脏的,即便他一遍遍告诉自己这是为了她、为了她不被欺骗,内心深处他也明白,这只是出于私欲、丑陋的嫉妒心。

厚重的门缝漏出一道暗淡的光,赤裸的双脚踏在满地红白的茶花。就像他无数次的荒诞梦境,她静静地伫立在他身前,看着他咳到嘴角画出红线。跳动的火光映在她身上,也带着纯白的衣裙微微颤动,将她的美衬得像是位神。“…你来了。”他凝望着她清澈的眼眸,唇边的苦笑在她的注视下渐渐变得释然,“我很抱歉——”视线被黑雾笼罩,他头垂在胸前,与她的幻象作了最后的道别。“咳…咳……!”喉头的花香愈发浓烈,手没捂住的唇缝涌出大量腥咸,红色的溪流里有洁白的小船漂荡。脸庞被人捧起,上涌的热血阻断了呼吸。哽咽中睁开眼,她半蹲着观察他精疲力竭的脸。


她解脱了,他想。她是那样恨他,他毁了她的人生还将她囚禁在不见天日的地狱,她该是多么愿意见到他的死亡,可为什么…为什么要如此悲伤地看着他?因为她难过他也会难过,因为她的痛苦让他同样难熬,这一点他过去从来都不曾注意到。眼眶一阵湿热,他爱恋多时的色彩开始消散,她就像能看见他一样,就像她是真实地一样,一点点靠近……


比花朵还温柔的触碰轻轻贴在他的唇,从窒息中将他拯救的是她温暖的鼻息。泪珠接连不断从眼中滚落,最后化作泂泂溪流,与满地的山茶花交织着飞散而去。终于清晰的视野显露出她哭泣的脸,他下意识地伸手接住她的泪水,落在手心的是一支断箭,铅灰色的表层在两人泪液的侵蚀下,终于显露出原本的金色光芒。

—————————————————————————————————

其实本来我在写的是这俩婚后日常,然后…估计病名为爱听多了就变成吐花了= =私设太多这个里面和上次theobromine一样尽量回避那些乱七八糟的,不过莎拉小姐姐我给的设定一直是“因为知识而被吸引”。她那个年代女孩子不可以读书的嘛,阿斯莫德传说形象就是数学聚聚,so🙈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