蔥兎子

除了BL啥都吃的老司机

【杰盲】紫衫

好了我吃这对的事实从此就暴露了🙈公主抱的大日子盲女小姐姐还没实装,只好产粮骗头像框(x)了。这篇目测比较混乱,总共三条时间线(有一条是婚后⁄(⁄ ⁄•⁄ω⁄•⁄ ⁄)⁄)


【紫衫】


    他看着她。

    恐惧似的踮起脚跟,他甚至没有让木门发出声响,它就像蛾的薄翼,被清风徐徐吹开。房间里弥漫起湿冷的雾气,他的轮廓消散在淡薰衣草色的山岚。一张背对门拜访的扶手椅,里面的人头偏了偏,随后是一声柔软的叹息:“你回来了。”


    “这都能吵到你?”他不解,却还是缓步到她身后,修长的双臂笼在她肩头,颈动脉的搏动蒸腾起一片带酸的芬芳。“呼吸。”他不由得屏住了气息,她轻声笑着,下颌靠在他如衫木坚韧的手指沉沉睡去。


    优雅的绅士配得上一根完美的手杖,杰克深知这一点,因此无论路途多么遥远,他都会亲自去见那位妙手匠人。老约翰,这个男人能造出一切他想要的东西、有一双艺术家的手,就如他自己。唯的一区别,约翰锯开已无生机的木料,而他割开人类温暖的胸膛。然而讽刺的是,老约翰最为伟大的艺术创造,依然产自人的腹中——海伦娜,美丽又干净的人偶,若她不是生在父亲远离尘嚣的工作室,她必定是和伊利亚特中那个女人一般将世界搅得天翻地覆。


    “……紫衫。”坐在窗下的女孩儿喃喃低语,几乎是在瞬间察觉到了他的注意,便道歉地垂下脸,“对不起,先生,我……”


    “不必挂心,小姐。”习惯性地安慰,他方才注意到她拥有一双灰暗无神的眼睛。好奇心如古蛇在禁忌之树蜿蜒,他不禁想追问下去。“您是怎么知道的?我是说,这根手杖确实由紫衫制成,但它已有好些年头,应该没有那么明显的气息。”


    “不是、木头的味道。”她解释道,“是雾。”


    她说,他闻上去就像紫衫林浮动的朝霭。

    他们都知道,那是因为她总在紫衫的馥郁中嗅到死亡。


    刀刃割断的是牵引脆弱肉体活动的丝线。

    “时候到了。”那具坏掉的洋娃娃掉在地上,他正思考要以何种方式将她捡起来。“我猜你是跑不动了,才故意让我找到。”恶意丝毫不掩的嗤笑,他饶有兴趣地看她的胸廓剧烈起伏。急促的吐息终结于几声激烈的咳喘,随后她安静下来,一次又一次深深地呼吸,那之中没有惊恐只有安详——就像他是一杯缥缈不定的美酒,她在品尝他身上浓雾的味道。


    “紫衫。”简短的评价,既在意料之外也在其中,他不明白为何自己的手在颤抖。为了掩饰,他微微屈膝、将她拦腰抱起。“……杰克先生?”讶异地惊叫,身体却没有多少挣扎,她就像一只被雨水打湿的幼猫,乖巧地蜷缩在他的臂弯。“无需惊讶,亚当斯小姐。”压低嗓音,他甚至收起喉间惯常轻松的曲调,“优秀的淑女理应温柔以待。”


    “不过十分抱歉,我仍旧不能放你走…你得和我一起回去。”荒废教堂的漫步,似乎有几个世纪那么长。

评论(1)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