蔥兎子

【拉斯|BG】吃灵魂的绿精灵

拉斯国服实装贺文,写的很快感觉质量不是很高啊😂简单粗暴地撒一波糖就跑……

————————————————————————————————

 【吃灵魂的绿精灵】

  

  “没想到啊,订婚之后你居然变得这么老实了。”偷偷瞄了一眼从身后抱着她的拉斯,面对友人的提问,他只是不耐烦地“嗯”了一身。她握住他紧按在她过短裙边的手,这似乎惊醒了他,环住她的双臂微微一颤。

  

  “你这样…不累吗?”她小声提醒,毕竟她对自己的体重没那么大的自信,一直坐在他腿上,她不确定一会儿他能站起来。“不许下去。”他任性地拒绝了她,眼睛警惕地扫过每一个看向这里的男性,双臂锁得更紧了。叹了口气,她在心里承认自己不适应夜店的环境,昏暗的空间里蓝紫色的彩灯晃得她什么都看不见。

  

  也许从一开始,到这里赴约就不是个好主意?

  

  “叫你别来,这里乱七八糟的人太多了。”烦闷地咕哝着,他随即装出一副开心的样子和坐在对桌的男人们谈笑,眼神却一点都没放缓。“他们是你的朋友,一直找借口不来不好吧……”紧张与环绕周身的体温让她的额头渗出一层薄汗,喉间的干涸促使她将手伸向面前的饮料,谁知那晃动着粉橙色液体的高脚杯还没拿到唇边,就被另一只手抢了去。

  

  “这、这是果汁啦!”她惊慌地想要拿回来,无奈以她当前的姿势根本转不过身,只能眼睁睁看着拉斯优雅地啜了一口。他意外认真地品味着那液体的滋味,甚至举起高脚杯对着灯光晃了晃,检查杯底有没有正在溶解的东西。反复确认无误之后,他紧锁的眉头终于放松下来,眼里的担忧却依然没有消失。召来从桌旁经过的侍者,他在对方鞠躬时低语:“换杯度数低一点的。”只喝了一口的酒杯和一张叠得小巧的钞票一同放进托盘,侍者会意地微笑后便离开了。“永远不要相信,夜店里的男人会给你拿果汁。”说教般地抚了抚她的后脑,她的思绪莫名回到了某个下午。

  

  “这是什么?”她望着他手里那瓶颜色异常美丽的酒,透亮的青绿使她想起了初春澄静的湖水。

  

  “苦艾酒,很多人相信这东西是春药。”冰水透过华丽汤匙上的方糖一滴滴渗入酒杯,将清澈的湖蓝缓缓转变成浑浊的白。酒杯送到唇边,她抬头望进他魅惑的双眸,甜蜜的气息顺着他散发的体温与香草的冰凉混合在一起侵占了她的鼻腔。她呆滞在那里,大概不知道自己面颊的燥热,而拉斯只是笑着抬起了手,让清凉的琼浆缓缓滑入她的唇隙。“住在里面的绿精灵,想要你的灵魂。”她看见他的目光依然没与她的断开,她听见他单用气流与她交谈,她感到猛烈的酒精一路烧灼过她的咽喉。空气凝结,时间停止,除了结束时他用来吸取她唇角残液的那个绵长的吻,一切都恍惚着消融在绿精灵带来的幻觉里了。

  

  “酒精的效果,居然会和催情香叠加啊?你的体质果然很奇怪呐…”他把瘫软到几乎直不起身子的她抱在怀里,她仍沉浸在大脑的眩晕中脱不开身,明明脸颊涨红却不舒服地皱着眉。“我知道…对不起,但这是必须做的。”他轻轻拍了拍她的头,把她缓缓放躺在沙发上。“我必须要知道你的极限在哪里。”最后的触觉,是覆在身上的绒毯和一个落在眼帘上的吻,“在把你带去那些家伙那里之前……”

  

  “我说,你去跟那边几位可爱的小姐打个招呼嘛,从刚才她们就往这边看。”

  

  “要去你们去…你们让我在结婚之前把她带出来见一次,这样已经可以了吧。”他的语气听上去并不友善,似乎到了发怒的边缘,对面的男人们却依旧开着不客气的玩笑:“诶诶,那位公主殿下可一直被你抱在臂弯里哦,我们根本还没说上话呢,不如……”昔日的友人用带着轻微恶意的眼光扫向身边的公主,拉斯突然有了和他绝交的冲动——这群流氓真的不能放过他的未婚妻吗?但他刚准备说什么,攥紧的拳头就被人握住了。

  

  “你去吧。”她微弱的声音只有他能听见,他被她吓到了,不解地看着他,“这种事…我应付得来的……反正只要这次糊弄过去以后就不会有事了吧。”

  

  “嗯…但你知道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吗?”他揉了揉她头顶的碎发,把她从大腿上放下来,“不许吃糖或者其它长得像糖的东西,不许喝鸡尾酒,不许和他们玩游戏,还有不许让别的男人盯着你的腿看。”

  

  “我知道啦…”说着,她努力把超短裙的裙摆又往下拉了一点,“你也是,别真的去跟其它女孩子说话哦。”

  

  “怎么可能,我就躲在旁边保护你。”快速吻了一下她的额头,他闪身消失在昏暗的灯光里。

  

  “应该…不会出事吧?”不吃糖就不会被下药,不喝酒就不会被灌醉,不玩游戏就不用做一些奇怪的事情,他言简意赅的夜店指南可谓是万无一失。鬼鬼祟祟地藏在离她最近的转角,拉斯的双眼一刻不离安静角落里的那张桌子。很好,狐朋狗友们没有要其它饮料,也没有拿东西请他的公主吃,只是老实本分地和她交谈——太暗了看不清脸,也只能骗自己是老实本分了。‘等100秒我就过去,然后直接带她回城里。’他在心中倒数,祈祷一分一秒能快些流逝,他从未觉得夜店里的时光也能漫长到煎熬。‘还有20秒。’随着倒计时靠近终结,他感到身体里窜起一阵莫名的兴奋,可就在这个时候……

  

  “是…拉斯?怪事啊,你居然会一个人站在这里?”

  

  准备甩开狐朋狗友的时候,遇到上厕所回来的另一波朋友是一种怎样的体验?拉斯本想解释一下情况就匆匆离开,可转念一想,光是那边几个人就够麻烦了,如果此刻让更多人知道公主在夜店,情况会更加混乱。恋恋不舍地瞥了一眼未婚妻的方向,拉斯暗自发誓这边处理完之后立刻回到她身边,之后便露出标准的笑容:“没事,刚刚正好在发呆。”向反方向走去的一瞬,公主对面的男人从包里掏出一大罐饮料。而这一幕,恰恰没被他发觉。

  

  ‘那家伙怎么还不回来,不会真的去和女孩子搭讪了吧?’不安地揉搓着上衣的下摆,她心不在焉地环顾四周。

  

  “别担心啊公主殿下,拉斯他肯定要玩一会儿才过来的,刚刚我去那边的时候恰好看到他。”坐在对面的男人笑着把一个易拉罐推到她面前,贴心地帮她打开拉环插好吸管,“他最多和小姐们说说话而已,别太放在心上。”

  

  最、多、说、说、话?不是说在旁边看吗,他居然自己跑去玩了?

  

  她感觉到肾上腺素迅速支配了自己的身体和大脑,这种由衷的愤怒她好像很久都没有体会过了。“唔…”虽说是生气,可是脸上还是不能表现出来。她不自觉地嘟起嘴,咬住吸管赌气般地吮吸起来,饮料的味道有些奇怪,非常甜但不完全像果汁,意外地很好喝。“这是…什么?”

  

  “果汁呀,不然怎么会做这么一大罐。”拉斯的朋友们笑着解释道,其中一个马上看出了她的不对劲,“殿下不会是生拉斯的气了吧?生气都这么可爱,难怪他会选择你。”她没有仔细分析这句有些失礼的话,思绪还完全停留在拉斯身上,他去哪儿了?在做什么?身边会有怎么样的女孩子?“果汁”随着混乱的想法源源不断地滑落咽喉,焦急发呆了几分钟后,她甚至没有察觉到那一大罐饮料即将见底,只知道大脑转得越来越快,在没有结果的死循环上无限飞奔。

  

  “拉斯……”放开吸管,她低下头,想藏住眼眶里泛出的泪光。明媚的午后,冰冷的药草香,温热的体温,烧灼的食道,交融的目光,轻柔的亲吻,那一天的幻觉再次出现在模糊的眼前。有一瞬她觉得周身的一切都是虚假的,自己还停留在那微醺的浅眠中,那个人还陪在自己身边,就像空气中淡淡的苦艾香……“苦艾酒?”所以她才觉得果汁很奇怪,那个饮料里混了苦艾酒!这么说——

  

  “咔。”

  

  思维如同滚动的胶片,被瞬间切断。

  

  ‘还是绝交吧。’赶回来的时候已经迟了,他的未婚妻毫无意识地昏倒在沙发上,脸上挂着不正常的绯红。几个朋友没做更过分的事情,不过那个嬉皮笑脸的态度让他真的很想给他们一人来一拳。

  

  “这算是帮你嘛,她现在什么都不知道了……”

  

  “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我才没兴趣用!”

  

  急急忙忙地把她抱起,也许是感受到他的体温,她紧闭的双眸微微睁开了一阵。“你回来了……”虽有诱人的潮红与迷离的眼神,他还是在那双清澈的眼睛里看见了悲哀,那绝望的迷惘让他心疼得几乎落泪。“对不起,我不该离开你……”他一遍遍地吻着她的额头、眼角与双唇,待她再度陷入昏睡后,便冲出大门朝城堡的方向跑去。

  

  疼。

  

  醒来之后,头好像疼得快炸开了。踉踉跄跄地从床上爬起来,她用手抵挡窗外强烈的阳光——大概已经是中午了吧?昨天在夜店里…不,发生了什么事,她完全不记得,某一段时间的记忆彻底消失了。“诶?!”低头才发现自己赤身裸体,她确定这部分也不在自己的印象中。

  

  “你醒了?”窗幔的对面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她朝声源的方向望去,拉斯正端着一杯水走过来。“解酒茶。”简单地作了说明,他把杯子递到她手里,看她全部喝完才作罢。她看着他,眼睛底下是深深地淤青,昨天晚上显然没睡好。

  

  “你…我…昨天、到底……?”她想问点什么,却不知从何说起,模糊地吐了几个字眼之后只好放弃。

  

  “你醉了,让你别喝他们给的东西的。”他的眼神里带着责怪,却还是耐心地帮她躺下,拉高被子好让她不至于着凉。“那…你?……”听到这句疑问,他不悦地皱起了眉,用指节轻轻敲了一下她的额头:“想什么呢,我怎么可能做那种事呢?”他的指腹轻轻扫过刚刚被碰到的地方,随后又划过她的眼角,就像在擦不存在的泪痕,“双方同意才叫做爱吧,一方意识不清那叫强奸,强奸就应该关监狱。”

  

  “这方面你真是意外地正直啊…居然完全不会有那方面的想法。”

  

  “诶,对我来说女孩子的心情是第一位的哦?”他揉乱她的头发,自己也钻进被子里,躺在她身边望进她的眼睛,“你那么伤心,我只想照顾你呀……”

  

  “因为你,是那么的独一无二。”


评论(1)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