蔥兎子

【路西法|搞笑向】养颗星星有多难?(一)

写在前面

1每篇都是超级短小的小短篇,轻松搞笑向。

2男主是路西法,本文取向是恋物

3尽量日更,为了节省版面一个星期开一次新篇,其它更新直接在原文编辑

每章分开的版本在晋江,第一次用晋江,单纯就是看的清楚一点= =……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2939675

——————————————————————————————————

【深空星尘】


夜空永远是那么美丽。

不管是在天堂,还是人间,甚至从地狱的裂缝朝天空望去,那镶满钻石的天鹅绒毯都挑不出一点毛病。这是一个普通的夜晚,结束了一天无聊的工作,Lucifer和往常一样穿过地狱的大门,在一座早已废弃的灯塔上凝望漫天的星光。


还在天上的时候,他总不愿在神设的营帐中入睡,每到夜幕降临,便躺在云端与深空的星辰对望。浅眠的夜,神偶尔会轻声把他召到身边,让他坐在他脚边,一同仰望头顶的光芒。他还记得那时候父亲的表情,没有了往日的威严与高高在上,只是纯粹的温柔,那种温柔超过他对任何一件造物。那万物的主宰,也倾心于星辰吗?他谨慎地问了,父亲却笑着跟他说了另一件事:“你知道你们是怎么来的吗?”星星是一种古老的、特殊的生命,居住在比天堂还要高远的深空。神便是用每颗星星的光芒,映射出了每个天使的灵魂、赋予他们独一无二的生命。“那个就是你,Lucifinil.”父亲指着天顶最明亮的那颗星星,毫无疑问他就是他最宠爱的孩子。


时至今日,他已无法对那段记忆作出确切的评价,却保留了当初对星辰的喜爱。是的,即使到现在,他也是喜欢看星星的,这个兴趣和天堂、神明、信仰没有任何关系,他只是单纯地喜欢看它们在天幕上闪闪烁烁罢了。在大地上,星光看上去要远得多,甚至有些黯淡,以至于某些本来就不明亮的星辰变得再也无法看清。但无论距离多远,有一颗星星的光芒却是永恒的耀眼——长庚,他更喜欢管它叫启明星,它每日自黄昏燃起彻夜的松明,直到太阳升起才最后一个离去。那是只属于他的光芒,也是他的灵魂、他的生命,从父亲将这个秘密告诉他起,它就注定要吸引他的目光。


它今天依然美得炫目,依旧是整片夜空中最明亮的。天使偶尔会从天堂坠落,星星却永远闪耀在遥不可及的深空。想到这里,他心中扬起一阵莫名的喜悦,就算他离开天界,晓光之星的地位还是无可替代,无知的后辈们所艳羡的也还是专属他的星辰。‘要是能见上一面就好了。’除了神以外,从来没有人去过深空。出于天性中的好奇,Lucifer一直想近距离看看他的星星到底是什么样子。那样耀眼的星星,如果是一般人,大概会被晃得睁不开眼睛吧?


“Biu!”白光,冲击,思绪暂停。他眼睁睁地看着视线尽头飞来一道闪光,出于本能展开翅膀躲到了一边。伴随着一阵建筑崩塌的轰响与深沉的水声,刚刚他所站立的灯塔已彻底化为碎片沉入海底。强烈的闪光自水面缓缓升起,如果不是他曾作为晨星引导白昼的降临,此刻他的双眼大概是要再也看不见东西了。


“Biu!Biu!Biu!哈哈哈…”光芒慢慢靠近他所悬停的地方,从中心传来一阵意味不明的笑声。

“你可以把光关小一点吗?”他极力装出一副客气的样子,开始在心里考虑怎样出手才能最快制服这个奇怪的天外来客。“诶?”虽带疑惑,光团还是听懂了他的话,开始将自身的光芒收集到中心,并慢慢吸收回体内,现在他终于能看清它的样子。


形状是标准的五芒星,并不锐利,安全的圆角和它表面闪动的细小光点让它看上去毛茸茸的,再加上星形中央的五官,它简直是电视购物频道推销的婴儿玩具。“……星星?”除了这个词,Lucifer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眼前的东西。


“……下、下层生物?”它惊讶地张大了原本看不见的嘴巴,“夭寿啦!这里有一个下层生物!快护驾!护驾!!!”

“真没礼貌…”他一把抓住那个婴儿玩具,小小的个头正适合囚禁在掌心。

【破碎】


“喂!下层生物!快放开朕!不要用你那肮脏的手触碰朕神圣的身躯!”怎么捏都捏不碎。Lucifer确定自己施加在手上的力量可以轻而易举地摧毁强度最高的合金,但这个小星星就是没有一丝裂痕,并且继续用他无法接受的语调在他面前叽叽喳喳。

“你有没有在听啊?!朕说:把!朕!放!开!你这个无礼之徒!”到底谁才是无礼的那一个?他都不记得上次是谁在什么时候用这么狂妄的方式和他说话,然后被自己折磨至死了。


“闭嘴,你这个会发光的破石头。”他用冷静而严厉的声音吐出这句话,刚刚还在大吵大闹的婴儿玩具马上就安静了。它用豆豆一样的眼睛惊愕地瞪着他,身体开始微微颤抖,双眼底部流出了亮晶晶的东西,随后——

“噗——!”他被人吐了一脸。


“咳!…你……这都是什么!”一把将它甩开,Lucifer痛苦地用手捂着眼睛——并不是因为刺痛感,而是太亮。星星喷到他脸上的东西对触觉没有任何刺激,那是一种光一样的粉尘,细小的光点飞到他眼睛里,弄得他什么都看不见。

“这叫星尘,你知道朕喷出的星尘能卖多少钱一克吗?呵呵 ,刚刚朕弄在你脸上的,把你卖了都买~不~起~居然叫朕破石头,胆子不小啊你这个……”星星趁他揉眼睛的时候绕着他飞来飞去,全方位考量他的身体结构之后居然无法给他下定义。淡金色的毛发,六片漆黑的大翅膀,人类的外形,这到底叫什么啊?考虑甚久,它才勉强得出一个自认为最准确的结论:“会飞的猴子。”


一根黑羽毛以极快的速度划破夜空,被它灵活地闪开,随之而来的是第二根、第三根。利刃一样的羽毛瞄准它的方向密密麻麻地飞过来,小星星嘻嘻哈哈地在里面自如地穿梭。“哈哈,就这点本事吗?你的准心不太好哦,想刺杀朕还…”它的话语终结于羽刀被弹开时发出的清脆声响。


被击中的是星星的一个角,小小的裂纹在那上面蔓延开,直至布满整个角的尖端。微风温柔地拂过呆滞在半空的小星星,那裂开的地方便像被吹散的蒲公英一样化作漫天飘舞的光点。

“呵,这么慢还好意思说……移动的轨迹太容易看出来了。”一直阴沉着脸的堕天使抬起头,月光下俊美的脸庞上是暴戾的浅笑,“刚刚打偏了呢,再来一次。”说着他朝它抬起手,指尖前方旋转的是一片蓄势待发的羽毛。然而,还没等那离弦之箭射出去,鲜血就伴随着体内的剧烈绞痛流下了嘴角。


“唔……”什么时候受的伤?不,也许这根本不是受伤。他仔细地体会着这种感觉,痛楚并不是由肉体产生的,这种不堪承受的痛感就像是有人在撕扯他的灵魂,并且把他硬生生扯裂了。

“诶?你…你怎么了?!毛拔太多了还会吐血么?!刺杀朕是不可能,你不要为了做这种蠢事把命赔上啊,朕还是很尊重生命的…”星星看着蜷缩成一团的他立刻慌乱了起来,试图靠近他查看情况,他坚决地把它推开了。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来这里?”他断断续续地问话,紧紧捂住口鼻的那只手已经鲜血淋漓。“来哪边?等等,这里不是深空吗?”它呆住了,四周看了一圈才发现自己早已处于人类世界的事实,“朕……掉下来了。”

深空,这么说它真的是颗星星了。蠢到连自己掉到大地上都不知道,他一直想亲眼见见的神秘生物居然是这幅德行。Lucifer硬撑着极速衰弱的身体向漫天星光望过去,星星的排布除了模糊了些与早先的情况并无二样,只是他觉得缺了点什么。刚刚的疼痛已经开始消退,此刻他所有的感官都在趋近失灵,这幅身体到底能维持意识到什么时候他自己也不知道,不过应该够把全天空的星辰都清点一遍了。Lucifer习惯性地开始寻找自己的那颗星星,他总是从它开始数,在天幕绕过一圈后再将目光收回它身上。


不见了?

找了几遍都没看见它的光辉,他的星辰,他的灵魂,他的光芒之源,神曾经指给他看的,全天空最耀眼最美丽的星星已然消失在天顶。他的大脑停机了一秒,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刚刚那个,面前那个,就是……


‘我用羽毛,打碎了自己的灵魂。’得出结论的时候,他已陷入昏迷,向大海坠落而去。


【新任铲屎官】


目中无人,不懂礼数,愚蠢、可笑的婴儿玩具…他的星星远远地看上去是那么美,本质竟是那个样子,真是不敢相信。Lucifer毫无目的地漫游在自己的思绪之海,等待灵魂恢复到足以产生意识的状态,好重新接通与肉体的联系。这一等不知道要多少年,受伤天使的灵魂在自己星辰的帮助下会以极其缓慢的速度痊愈,况且他的星星刚刚还被打掉了一个角……现在想想,还好他失误没击中要害,不然可能就要一睡不醒了。


黑暗的空间顶部降下细小的光点,与威严圣洁的圣光不一样,那光点温暖又柔和。换作平时他一定觉得这是个美妙的情景,可不知为什么如今看到这个他满脑子都是被星星喷一脸的既视感,搞得他异常反胃。

“咚咚!有人在家吗?醒一醒!”光点飘来的地方传来怪异的声音,房子外面有人想敲门进来,可他根本不知道门在哪里。“噗——噗——噗——累死了,快吐不出来了……再吐一轮还不醒就不救你了……”吐,什么?他仔细地辨识着那个声音,的确,刚刚就觉得奇怪。那个嗓音他不熟悉,但“噗噗噗”的音效在潜意识里和什么很重要的东西联系在一起。Lucifer尝试着挖掘自己昏厥前混乱的意识,当把“噗”声和“吐”这个字结合,惊恐如同闪电炸裂了他的理智——那块破石头!又在往他身上吐东西!


于是眼睛就成功睁开了。

说真的,他是多么希望自己还在昏迷中啊。那个星星正站在他的下巴上,用嘴往他嘴里一口接一口地喷发光粉尘,他醒来时吸得那一口差点把他呛得再昏过去。


“咳!咳咳……”一把抓起它朝正前方扔去,他在剧烈地咳嗽中坐起来,根据眼前场景的判断大概是在灯塔曾经矗立的那个小岛上。

“哎呀,你醒啦,看来朕的人工灵魂呼吸还是挺有用的嘛。”刚被扔出去的星星转眼间就飞回来了,不知是不是错觉,它看上去比刚刚暗了一点。“本来就受了伤,为了救你星尘都快喷光了。你知不知道你的灵魂都碎成渣渣了,一般的星尘哪儿能粘回去,碰上深空君主算你命大,还不快来向朕谢恩。”


“深空君主?”看上去不怎么样,他的星星听起来还是挺有威慑力的,“你既是深空的国王,跑到这大地上来做什么?”

“我怎么知道!我和平时一样在那里看下层生物们犯蠢,然后就掉到这来了,这……”星星极力地辩解着,语无伦次到连那夸张的自称都忘了用,说了一阵后才重新冷静下来,“是你……?是不是你许愿让朕到这里来?”

“我没说。”他就是在心里想了一下要见到自己的星星,仅此而已。

“如果是想的,那也算…深空离大地太远了,星星们看不清大地上的情况,但能听见对着星星许下的愿望。作为日常工作,我们会随机抽选一部分愿望来实现,就像幸运观众一样。”

“看不清大地你还知道什么叫幸运观众啊……”

“人类发射的网络信号深空可以捕捉到的诶!虽然太微弱了速度有点慢,图都打不开。”它再次绕着他转了起来,时不时用角戳戳他身后的翅膀,那种温温的感觉并不引人讨厌,“那么小的概率还能给你抽到,你肯定是欧洲人。啊——朕就说你怎么长得有点奇怪,原来你是个欧洲人啊。”

“现在你要告诉我星星还能联网打游戏是吗?”他像挠痒一样把贴在他身后猛凿翅根的星星抓下来,“首先,我不是猴子也不是欧洲人。其次,我没有许愿要你掉下来。再次,请问你现在可以回去了吗?”


“华生,你发现了一点疑点!”突如其来的玩梗让他再次产生了把它捏碎的冲动,可惜他的力气和灵魂一样没完全恢复,“问题就是,朕回不去了。”小星星举起被他用羽毛打坏的角,他才发现那上面还是不断有星尘掉下来,仿佛是在流血。“朕受伤了,而且不是一般的伤。你打碎了朕的角,破坏朕体内力量的平衡,这就和魔法阵少画一个角一个道理。朕现在连大地都飞不出去,唯一的办法就是等力量恢复一部分后,去天堂找浅空的君主把朕治好。”


“所以,你试过要走了?”

“废话,不然你以为朕为什么要救你。”星星凑到他面前,用完整的那只“手”戳着他的脸颊,“从今天开始,为了报答朕的圣恩,你要做朕的铲屎官,一直照顾朕到朕能去天堂为止。如果你拒绝……虽然知道你不可能拒绝,还是要把理由说明一下。”不至于吧,他刚想直接把它扔到天界去来着。


“朕的光芒已经开始衰弱了,重伤之下如果放任不管可能会熄灭。星星一旦熄灭就会死亡,如果你害死朕,朕会诅咒你跟朕一起去死,这个诅咒的效力和对星星许愿一样强,而且是百分之百发动哦~”诅咒这种无聊的问题肯定有办法解决的,他才不要为了这种低级的技术问题给人端茶送水。Lucifer默默起身,在身后召出魔界的大门,准备甩开那块烦人的石头。


“喂!你别走啊?!还有一件事,如果朕死掉的话,会带走世界上一个天使!”听到这句话,他缩回了即将推开门的手,回头看见它急急地朝自己追来。“天使的灵魂和生命是与星星绑定的,星星熄灭天使就会永远死去。朕身上也绑了一个天使——”它的焦急又认真的表情在一瞬间消失了,大大的眼睛里只剩下了悲伤,“虽然朕还不知道那个天使是谁,但朕不希望他就这么死掉。”


“并不是出于什么特别的理由,朕……一直想见见他。”

“我知道了。”他低声答应,伸手抓过那颗飘浮的小星星,粗暴地揣进口袋里,不顾衣袋里愤怒的抗议声,打开了通向万魔殿的大门。


想见他吗?

会发光的蠢石头,你知不知道绑在你身上的天使,现在好后悔见到你啊?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