蔥兎子

【拉斯|BG】贵妃醉酒

【贵妃醉酒】


上次夜店那篇公主喝醉之后写的太仓促了,想拓展一下但是…已经昏迷了好像没什么好拓展的了(不不不是因为你懒)。单独开一篇醉酒短篇,依然遵循一方意识不清不能发生关系的原则所以没车,然而……某些片段尺度还是有点不对,lofter这儿不能作死就和谐了= =完整版我微博有,NegiBunny

拉斯好可爱啊趁着喝醉耍流氓调戏他多好玩


——————————————————————————————————


月黑风高夜,波塔利亚沉浸在暴风雨的洗礼中。一辆华丽的马车迎着凛冽的风在泥泞的道路上奔驰,伴随着一阵轻声的马嘶,城堡的铁闸门缓缓打开。


‘到头来还是没赶上。’今晚有个很重要的国宴,公差在外的他本来要赶回来参加的,谁知一场大雨彻底改变了格局。看着车窗外缓缓移动的火把,拉斯烦闷地捏着手里冰冷的手机。不知道断电几个小时了,他记得上次看到那上面显示时间还是晚上六点。现在大概已经是午夜了吧——不知道她睡了没有,雷雨的笼罩下她独自入眠会害怕吗?


“您回来了。”早已等候的侍从恭敬地为他打开车门,他心急地跃下地面,径直朝城堡里走去。“公主怎么样了?”反正马上要去亲自确认情况,他只是随口问了一句,谁知随从的脸色一下就变了……


她,居然,醉了。

临走之前他不知多少次叮嘱身边的人绝对不要让她碰香槟以外的酒,手机没电前他最后一条短信就是重申这件事,结果回到城里他听到第一个消息就是:公主宴会上喝得有点多,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发脾气呢。


轻手轻脚地打开她的房门,他多希望能听见黑暗中她均匀安静的呼吸,但事实总是让人失望。偌大的房间灯火通明,他的公主正背对着他坐在床上,连身上的晚礼服都没有换下。他隐约看见她肩膀轻微地抽搐,断断续续的啜泣声在房间里扩散。


“亲爱的?”他赶忙跑向她,单膝跪在她面前,关切地看着掩面而泣的公主。感知到他的存在,她从手掌中抬起来,绯红的脸颊上,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下面眼泪汇成了两条小溪。“怎么了,哭成这样?回来迟了还没法联络你是我不好。”他用手轻轻拭去她的泪,她有些迷茫地盯着他,呜咽了几声后突然朝着他的方向扑过来。还好拉斯反应够快,在两个人都摔到地上之前起身接住了她。她明显站不稳,只能依靠在他身上保持平衡。


“唔……”她把脸埋在他胸膛,见状他微笑着用手指刮了刮她的脸颊:“别生气了,都这么晚了。”僵直的身体在他的爱抚下逐渐放松下来,不稳定的呼吸带来的抽动也逐渐平息。她用脸轻轻蹭着他的下巴,耳鬓厮磨的瘙痒如同幼猫的小爪轻抚过他的心。“嗯……老公~”她用甜腻而慵懒的语调在他耳边撒着娇,兴奋的颤栗如同电流窜过他的身体,若不是仅存的理智强迫自己注意她现在的状态,他可能已经抱着她滚到床上了。


“呐,抱我嘛~”洁白玉臂勾上他的颈脖,睡眼朦胧的她笑靥如花。受宠若惊,拉斯的手几乎是不受控制地搂住她的腰,大脑的防线早已被本能击退到思维以内。‘这不正常。’他一边用尽量慢的速度抚摩她的后背,一边在脑中分析现状。刚刚一激动他竟忘了去怀疑,她几时对他用过“老公”这种称呼,明明在床上她都羞于说出那个词汇。现在她叫得这么自然,只能说明——神志不清。虽说还没到昏迷的程度,但反常到这个样子,拉斯不得不开始担心未婚妻摄入的酒精会不会对健康产生损害了。


“好啦,抱抱你,早点睡吧。”他怜爱的揉了揉她的后脑,写着喜悦的眸子深处带着心疼。然而公主对他的关心体贴似乎并不买账,迎上他眼睛的时候,她脸上混合着愠怒和疑惑:“难道你不准备做点别的什么吗?”还没等他从这直白的邀请中缓过神来,她就带着他一同向后仰去。公主在柔软的床垫着陆的瞬间,他用手撑在她两边,好让自己不会直接压到她身上。


“怎么了?”她对他展露出的震惊非常不解,双手依然搂在他脖子上,“这不是你一直以来想要做的事吗?”天真迷蒙的双眼,吐息着炽热的绯红脸颊,拉斯甚至能感觉到她温暖柔软的身体正在自己身下不安分地扭动。艰难地咽了一口口水,他紧闭双眼,尽最大能力忽视她身上那股异常美妙的香味,然后用颤抖的声音开了口:“快去睡…”


“什么嘛!”她带着哭腔的大喊把他吓了一跳,被人翻到身体底下的时候拉斯竟然完全没有反抗。“呜呜呜…你果然讨厌我了…!”公主两手紧紧揪着床单,泪珠滴滴答答地往下掉,打湿了他的衬衫。他想要辩解,可辩解显得是那么苍白无力,反正这个状态他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我怎么可能讨厌你呐?我一直最喜欢你了啊。”他握住她的双手,用拇指爱抚她的手背和指节,她泪汪汪地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便俯下身趴在他身上。


“证明给我看。”她的声音异常冷静,气息平稳得根本听不出是刚哭过。“呲——”【此处和谐83字】“呐,要是、还喜欢我的话…”她把额头贴在他的上面,闪烁的泪光在晃动的烛光下熠熠生辉。


“放进来。”

在那一刻,拉斯的大脑翁的一声停机了。


这算什么、他的未婚妻,哭唧唧地要他上她……?不对,这是硬来吧!绝对是硬来吧!他才是被人按在床上摩擦的那一个啊!拉斯生平第一次体会到了充斥着羞耻的惊恐,不,这不是做梦,他的公主现在正试图强【暴他。更让他害怕的是,这幅从没被人强【暴过的身体居然因为她的行为变得很兴奋——这种场合为什么还能兴奋得起来?!现在她处于醉酒状态,如果他就范强【暴的责任得算到他头上啊,而且……


“啊……不可以……”不行,太舒服了,就算明知道放弃抵抗会有什么下场,身体还是不受控地觉得爽。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肤,她所呼出的每一丝空气都在诱惑他,他那点微小的理智根本不足以应对膨胀的欲望。“嗯、舒服……不、不行!不要蹭那里…啊……”

“都硬成这样了还说不要,你的身体看来比你更诚实啊。”【此处和谐45字】“不!不行…我真的爱你!所以…现在的我做不到…嗯…快住手……”看来他的原则性比他想象中还强一点,或者说,多亏了被强上的恐惧帮忙,从刚刚起就一直在折磨他的情欲被压到了稳定的水平。


“不要再骗你自己了。”

“不,唔……你不明白,你醉了、啊……我们、现在、不可以……!!”


那个人停下了。

快要让他崩溃的刺激终于消失,拉斯绝望地用手按在脸上,试图在黑暗中平复自己的呼吸。“呜……”熟悉的抽噎声再度响起,他赶紧睁开眼睛,只见她保持着刚才的姿势,哭喊伴随着决堤的眼泪无助地在深夜的空气中回荡。“唔啊啊啊……拉斯…果然、不爱我了……”她哭得泣不成声,“不回来陪我,手机还关机…连…都不肯了!呜呜呜呜……”


看样子是怎么样都洗不白了。

拉斯用颤栗的手臂支撑起身体,把痛哭不止的公主按在怀里。“我当然爱你啊,我一直是那么渴望你。”好像为了证明什么似的,他捉过她的小手按在自己仍旧坚挺的下体上。“那、那你为什么不愿意……”

“你看你喝了好多酒,什么都想不清楚,现在又这么晚了。”他捧起她的脸,用温柔的声音哄她,她压抑着声音啜泣着,“亲爱的,你太累了,明天早上,等你清醒之后我们再商量这件事好不好?”说完,他在她前额落下一吻。


“嗯……”见她终于愿意听话,他抱起她,想让她平躺到床上,谁知再度遭拒。“不行,我身上还很脏。”她低头看了看身上的晚礼服,示意自己需要先洗个澡。他点头答应,于是她伸手去解脖子后面的系带。


说真的,她必须当着他的面脱吗?

他的公主显然没考虑那么多,三两下就褪去了身上的束缚,以优美的胴体呈现在他眼前。她笨拙地下了床,朝着浴室的方向摇摇晃晃地走了两步,眼看就要跌下去,还好被他扶住了。“我的头好晕……”她再度靠着他,他只好将她整个人横抱起来,直到放进装了温水的浴缸。


“这个里面有薰衣草的精油,能让你舒服一点。”他放了一颗泡泡球到水里,她看着水里不断冒出的泡泡,天真地笑了起来,用手去捧那芳香的泡泡水。“别玩了,一会儿着凉可不好。”嘴上这么说,拉斯的脸上却收不住笑意。不断舀起热水浇在她身上,现在的她,完全就是个真正的小孩子,除了和泡泡玩耍什么都不关心。“好温暖……”她双手扶在浴缸边上,将身体没入水中,满足地眯起眼睛。他在一旁欣赏着那个表情,直到发现她的呼吸声变得沉重。


“亲爱的?”他喊她,却没得到回应,碰她也没反应,难道真的睡着了?“诶……这里可不能睡,会感冒的,快起来洗干净之后回床上去。”

“嗯……”听见他的话她难过地皱着眉,撑起身体后换了一个方向靠在浴缸的边缘,“不要嘛,我困…眼睛都睁不开了。”


这个意思是,要他帮她洗了?

拉斯在心里再三告诉自己,克制一会儿就会结束了。拿起花洒在一旁调整到合适的水温,他试探性地淋在她头上。“烫吗?”为了防止冻出病他稍微调得热了一点,不过还好她并没有觉得不适。拉斯用手轻轻揉搓着柔顺她的发丝,等那上面全都是泡泡以后再用花洒冲干净。清洗头发的过程和谐而高效,接下来就是新的问题了。


身体,要怎么洗呢?虽然她的身体他看过也都摸过,但要他在完全没有多余动作的前提下把她洗干净好像是不可能的事情。遵循由简到繁的原则,拉斯决定先把四肢和后背洗好。在泡泡的帮助下,她的肌肤就像奶油一样细腻又光滑,那神奇的触感让他几次差点想直接栽进浴缸里拥抱她。好在逐渐下降的水温不断提醒他要抓紧时间,抚摩她大腿的时候他一点都没敢多往上碰。“唔…好软啊……”触到她胸口的时候他感觉到触电般的麻痹,那两团饱满的嫩肉就像装了水的气球悬浮在他掌心,明明不需要多加清洁的地方他硬是多摸了好几圈才说服自己前往那平坦的小腹。


“这里,要不要洗呢?”他为难地看着她被黑森林护卫的部分,不知道该不该把手伸向那禁忌的泉眼。【此处和谐70字】又用热水将她全身冲了一遍后才把她用浴巾裹着抱出来。


她裹着被子坐在他前面,他用毛巾仔细地擦干她发梢的每一滴水珠。“好了,快睡吧。”完事之后他拍了拍她的头顶,她缓缓转过身,也许是浴室里太过闷热,她现在精神好像比之前好了一些。“我……”她模模糊糊地说了句什么,他没听清。拉斯把耳朵凑到她嘴边,她又小声地重复了一遍:“……想喝牛奶。”


“嗯?!”他的手猛烈地抖了一下,本能地护住裆部,再度被先前的恐惧支配。她不解地望着他,那无声的解释仿佛是在提醒他想错了。“哦,”他几乎是床上弹起,一路逃出了房间,“我去拿。”


凌晨的城堡走廊一片漆黑,拉斯借着昏暗的夜灯摸索到了厨房。温暖的火光在小小的铁锅下跃动,他呆呆地看着跳动的烈焰,回顾这个奇妙夜晚发生的一切。“果然不能让她喝酒。”他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疲劳的困意正在头脑中蔓延,他好像从来没有为了这种事情熬夜。她的内心到底是怎么想的呢?他的公主平时是那么懂事,连撒娇都不愿说出口,其实内心还是渴望他的陪伴吧。至于那部分——难道,他平时没让她满足吗?真伤自尊啊……错综复杂的逻辑链显然已经超出了拉斯的理解范围,好在他知道,一切都要结束了。融在热牛奶里的蜂蜜和迷迭香会以最快的效力哄她入眠,为这不是美梦还是梦魇的幻境画上句号。


“嗯……怎么了?”摇曳的日光唤醒她沉睡的眼帘,朦胧之中她感觉到有人正在热烈地亲吻自己的锁骨,他的手摩挲着她的小腹。

“早安。”那个吻一路上移到她的唇,她睁眼,望进他妖冶的红眸。“唔…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听见她的问题,他只是笑着吻了她的鼻尖:“什么都不记得了,嗯?”

气氛变得很奇怪,他还像刚才那样用滚烫的唇舌爱抚她的颈脖,随后是肩膀和柔软的胸部。“诶?我…我做了什么奇怪的事情吗?”她的脸涨得通红,他埋在她腿间磨蹭的硬物似乎暗示了什么。


“怎么说呢?…你昨晚让我好害羞。”戏谑的表情真的染上了绯红,拉斯微微支起身子脱掉身上的衬衫,便再度扑到她身上与她肌肤相亲。“等、等等…到底怎么了嘛!突然这样……”慌乱之中她想将他推开,他却紧紧抱着不放。“事情都做完了,今天一整天不下床都没关系。你也是这样想的吧,毕竟……”


“昨天晚上,是谁骑在我身上不停地蹭,哭着求我放进去的?”

然后,他就真的被强【暴了。

评论(2)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