蔥兎子

【路西法|搞笑向】养颗星星有多难?(二)

还有一章,回来更

————————————————————————————————

【学习时间】


“仔细找,别放过任何一点线索。”他看着面前奔忙的下级恶魔,用极能鼓舞人气的口吻说道。整个大厅堆满了各式各样的古籍和卷轴,这些关于星辰的资料有的甚至被刻在石板上。他一向有收集稀有典籍的习惯,从世界开始转动至今,各个种族总结出的知识都被他搜刮来封存在地宫里,以备不时之需,比如——要赶紧修好一颗破损的星星然后让它滚蛋的时候。


都不是。Lucifer眉头紧锁地翻完递过来的残缺书页,那上面虽有系统性的解说,但对修复却完全没提到。不管是魔女还是人类,对于星辰的认知都还停留在假设阶段,能凭空编出这么多东西已经是极限了——看来,禁果也没给那群家伙的智力带来多大改变啊。

人类世界没有的话,天界会不会有这方面的记载呢?这他说不准,不过多半是没有。因为离得太远、神不允许、太过玄虚等原因,天上精灵们对这方面根本没有研究的兴趣。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他还是走进了那间特别的藏书室,里面的东西全是当初从天国带下来的,除了他没有人能接触,也许那冷僻的秘密就藏在这里面。


“喂,你,出来帮忙。”厚重的大门在身后缓缓关闭,他将手伸向回到地底后就一直很安静的口袋,掏出来的星星在昏暗的房间里散发着微弱的光晕。“哔哔哔哔哔……”它发出奇怪的鼾声,呼吸平稳而安详,完全不知道他在喊它。于是Lucifer用力甩了它几下,一阵头晕目眩的惊惶后它才恢复了意识。

“什么呀,已经是晚上了吗?”它睁开眼,身体慢慢变得明亮,对周围的黑暗没有感到一点不适,“唔……怎么可能,朕好困……”

“幻影王国没有昼夜之分,如果你要问的话。”他简短地解释了一句,把它举到书架前,借着它的光亮检查每一卷写着以诺语的绢帛。


“幻影……啊,是地下。原来你是住在地下室吗?”它勉强打起精神从他手心飞出来,不得不说,他的那张脸在自己光辉的照耀下,比一般的猴子好看多了——一定是因为它的光有美颜效果。星星开心地想着,上下打量他,而他一直阴沉的脸,眼睛盯着它后面的架子,似乎并不开心。“啊!你这是什么表情啊!……不要这样嘛,朕不会因为你住地下室就歧视你的。反正不管住二楼一楼还是地下室,对朕而言都是一样,你们都是下层生物嘛!”

“烦死了…”一巴掌把它甩到边上,再听它说下去他的脑子就要被吵炸了。毫无防备被击飞的星星撞到了书架的另一端,受伤的角与木质相触的一瞬,他真真切切地体会到了什么叫死亡性头痛。


“你、如果你不帮忙能不能离我远一点?”作为一个会飞的生物,它不知道中途让自己停下来吗?Lucifer不禁开始担心这个破石头会不会因为一些愚蠢的意外害死自己,毕竟按它现在的状态一个不小心在柱子上撞碎也是有可能的。“朕很困诶……所以说现在到底是几点?”它像喝醉酒一样晃晃悠悠地飞回来,半睁着的眼睛底下渗出了微弱的光点。“换算到人类世界,中午,精力最旺盛的时候。”见它没有充当照明的意思,他从书架的角落提起一盏油灯,自顾自地搜寻着面前的文典。修长的手指扫过光滑的绢面,那上面的记载的知识便顺着指尖流入心中。

“……这个时候把朕叫醒你是笨蛋吗?…你见过哪个星星是晚上睡觉的!”耳边的喧嚣再次把他逼到失控的边缘,它用角不住地戳着他的太阳穴。Lucifer想再把它甩开,考虑到刚才的状况他的手停住了。“你知不知道睡眠有多重要,要是伤害了朕美丽的容颜,唔啊……烦死了不和你说了,下层生物是没法理解的……”那道光降到他的手边,打着哈欠消失在了口袋的边缘。


“我还以为你不喜欢呢。”垂落的那之手用力塞进口袋的时候他忽略了那声沉闷的抗议,确定它不会把自己晃出来后抽出的手指上沾着一层薄薄的亮点。他下意识地把它们舔进嘴里,怪异的愉悦感便在身体中蔓延开。

“星尘……”喃喃低语,仿佛一切都有了方向。



【失败的手术】

星尘是一种非常稀有的材料,毕竟从深空陨落的星星少之又少,加之无人了解,这些陨星的尸体最后大多被用在了迷信上。当然,在Lucifer的地宫,这种东西不会缺——怎么说都是被神禁止接触的知识,那里面隐藏的秘密必然超乎任何人的想象。


他望着桌面上大大小小的瓶子,里面装满了金属光泽的亮粉,随手打开一罐尝,并不难吃却和它无法相比,光尘蕴含的微弱能量不及它的万分之一。这到底算是什么呢?Lucifer总觉得这味道似曾相识,思忖甚久,他才反应过来那是灵魂。天使的灵魂来源于诸星的光芒,那么构成星辰的,也许就是和灵魂相似的东西。这么一想,味道的差距也就能说得通了。不到迫不得已,他绝不会有吞噬别人的灵魂的念头,理由是简单的“不干净”。世间应该没有比他更强大的灵魂了,而它是他灵魂的来源,因此它的星尘拥有至上的美味。

不过到头来,纯度还是不够啊。他手心中的星尘只是一堆黯淡的金属粉,和它那种能把人的眼睛刺瞎的完全不一样。他本想用这么多年收集的星尘修补它,现在看来还要先费一些功夫把它们提纯才行。


“哔…哔哔哔哔哔——”它睡得好香,梦里又回到了那个亮闪闪的地方。丝绒一样柔软的天幕上,无数星星围着它,在它身边发着光。它朝大家的方向靠过去,星星们却一下子散开了,害怕似的在它身边聚成一个小圈。又是这样、又是这样。为什么,永远没有人和它说话呢?

“哔……”沮丧地哭出了声,死一般的寂静告诉它这可不是什么美梦。小星星抽抽搭搭地哭了一阵,总算把自己弄醒了。可是睁开眼的一瞬,眼前的景象远比梦中的死寂让人颤栗。


“嗯?!你、你要干什么快点放开朕!”显然这是一个陌生的环境,它没有睡在他的口袋里,而在一个广阔而黑暗的空间。但真正让人恐惧的,是那完全限制住它行动的束缚——它被人卡在一块冰冷的石板上。岩石的凹槽对应了它身上每一寸棱角,将它牢牢嵌在里面。绝望地向上望去,小星星只能看见Lucifer用石英制的小碗端着不知道什么东西向它逼近。

“想早点完事就别说话。”他的声音听上去很疲惫,似乎连和它计较的力气都没有。一根手指轻放到了它颤抖的身体上,漫不经心地安抚它的同时堵上了它的嘴。“这都是从陨星那里收集到的星尘,混合液态黄金足以将你治愈。”液、液态黄金?听上去很烫的样子……这家伙从哪儿搞来的偏方,它100%确定自己的身体不含黄金这种下界物质,就这么混进来会不会出问题啊?身负重任的深空君主可不是什么粗糙的玩具,它有预感由着他乱来自己绝对会被这只猴子害死。


“你…要不要?”

“啊——!”对方没听它解释就把混着星尘的金水倒了下来,烧灼的温度在它尚未痊愈的伤口上肆虐,剧烈的痛感一度让它以为自己要熔化了……虽然,并没有发生什么事。

“诶?”它好像忘了自己是一颗星星,它发光的时候可比这金水烫多了。“等它凉下来,就和你原来的角一样了。”说这话的时候他嘴角微微微上扬,看上去对自己的手术很满意。从测量、模具到准备材料都是他亲自操刀的,Lucifer从来不会在这种事上犯错。


“好了吗?”

“没有,再等等。”

“……现在呢?”

“没有。”

“……那现在呢??”

“没有,继续等。”


被骚扰成这样,连他都开始许愿时间快点过去了。小星星瘫在他制造的模具里,一遍遍重复毫无意义的问题。而他,为了保证它不会再制造麻烦,不得不全程守在它旁边等星尘融合 到它身上。“啊……好像可以动了。”皱了皱眉,他小心翼翼地捧起它,检查那只新铸上去的角。它说的是真的,已经完全凝固了,和他第一次见到的样子没有丝毫差别。

“角修好了,你再休息几天就能回去了吧。”把它拿出来时他长舒了一口气,小星星摇摇晃晃地浮起来,好奇地晃动着自己新得到的“手”。

“真的诶,连感觉都和以前一样。”它唤醒体内的光,让原有的星尘流动到那上面,立刻就恢复了原本的样子,“太好了,这样朕……”


然后它就像狂风下的烛火一样,黯淡了下去。


“什、什么?”光芒平均分到身体各部分之后,它居然变暗了?星星惊慌失措地四处打转,目光在自己和Lucifer身上不断游移。“啊,朕、朕的光……暗下去了……啊,这……”

Lucifer看着星星神经质地在一边自言自语,完全没想到接下来发生的事会让他后悔自己做了这个手术。


“唔…唔啊……”

没有一点点防备,它就这么哭了。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