蔥兎子

【路西法|搞笑向】养颗星星有多难【番外】

【吃自己的灵魂是怎样的一种体验】


》》这不是正片,不是正片!是番外!而且带了点车的性质了……

》》路西法星尘上瘾这事,可以说是养星星的主要组成部分之一吧。神不让天使和星星接触是有原因的,一般的星尘没什么问题但自己星星的一吃就上瘾……

》》对最后就是发生了不得了的事情= =


“唔……你不会?”它飘浮在离他一米远的地方,小心翼翼地盯着他的手。那上面它刚刚擦过的地方,有一道浅红的划痕。‘不会破了吧?’虽说它身上都是圆角,但如果速度够快被它划伤还是有可能的。


“嗯。”他朝着它抬起手,鲜红的血液从那上面缓缓流下来。小星星紧张地吞咽了一口,大眼睛的底部浮现出泪水般的光点。“对…对不起啦……”它真的只是开玩笑,没想把他弄伤的。星星的力量和其它物种不同,即使是他要愈合这么大的伤口一时半会儿也做不到吧。


“那、那朕先……”它悄悄滑向身后的黑暗,想趁他不注意逃开。“等等。”很不幸,他察觉到了它的动作,在它逃离自己视线前就追了上来。“你不应该,做点什么吗?”Lucifer危险地眯着眼睛,冷漠中带着点愠怒的表情把它吓得往墙边退了一点。

“做什么…呢?”轻声问道,它不知道一向被所有人敬畏的自己此刻为什么摆不出一点架子,也许是它没见过他这种眼神。“你知道,”他的声音很平静,尽管看上去完全不是这样,“治好我,什么的?”


“唔……”治疗?啊,是的,治疗——不用费多大力气,吐点星尘到他的伤口上自然就会好了。小星星如此想着,默默地在体内酝酿光芒,只要一口、一口星尘绝对足够了。比起小小的一点牺牲,让他暴怒显然太可怕了。“好吧。”它飞到他抬起的手边,对准那还在流血的豁口,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噗…唔……嗯?嗯嗯嗯???唔!!!”就在它要张口的时候,他另一手不知道怎么从背后窜上来捉住了它。等它反应过来的时候,它含了满口星尘的嘴已经和他的唇贴上了。


‘这个人是变态吗?!’尚处于震惊中的星星此刻只有这一个想法。搞什么?!为什么要亲它?!它虽说会发光但说到底还是颗石头啊,它既没有嘴唇也没有舌头,全身都是硬的,到底有什么好亲的?!和一块石头接吻他是不是有病?!

根据它所学习到的地上世界生存法则,被人无礼强吻的时候应该推开对方给他一巴掌——嗯很好它没有手;那就咬断对方的舌头好了——哦不它也没有牙齿。作为一颗星星,当别人把舌头通过嘴伸进自己身体的时候,除了在那里看着它居然什么都做不到!


“呵……”Lucifer在它嘴里发出一阵意味不明的轻笑,温凉的舌头在它里面懒懒地搅动着。伴随着他突如其来的抽吸,它感觉到口中的星尘不断流逝而去。‘放开我啊!!!’它用思维对着他的大脑尖叫,他抓着它的手却攥得更紧了。它不止一次地担心自己被吸掉星尘后会熄灭死去,但不知为何,体内的光芒在他的索取之下慢慢变得强烈,原本难以产生的星尘在如潮水般一波一波地涌出来。

“嗯…果然你的比较好吃。”他放开它,用挂着血的手狼狈地擦了擦唇边的光点。它惊愕地盯着他,终于明白了他令它恐惧原因——眼睛,Lucifer的瞳孔如无尽的暗影弥散在猩红的眼睛里,加上他失去自我的神情,简直就像……


“毒瘾。”他微笑着说出了它的猜想,“你造成的问题可比人类用的那些化学物质大得多啊,虽说对身体无害……但星尘造成的影响是在灵魂上的,躲都躲不掉。”

“那个时候吃过一口我就知道了。”他发热的舌尖扫过它的眼角,它甚至没意识到自己被吓出了眼泪,“我最想吃的灵魂是我自己的,那东西能不断强化我,再让我想吃更多…那就是你的光。”


“所以啊,Vana,这个世界上最美丽耀眼的,我的星星。”他再度吻上它发光的小口,长庚星的辉光便化作无尽的砂砾被他生吞入腹。它追随着光芒的去向,仿佛融化在他的唇舌间。是啊,他和它,本来就是一体的吧?它是他的灵魂,他是它的光。闭上双眼,它任由相融的温暖将自己吞没——真开心,这种欢愉,到底是从哪儿来的呢?


“Vana.”有人在呼唤它。

“Vana.”是谁?

“Vana,亲爱的,我的小星星。”


朦胧中睁开眼,洒满卧室的是漫天的夕阳。Lucifer自上方看着它,熟悉的神情让它一时半会儿忘记了自己现在拥有人类的身体,就好像它仍是一颗睡在他手心的星星。

“唔,Lux……我做了个奇怪的梦。”它勉强支撑起还在休眠的身体伸了个懒腰,光芒从体内缓缓向外扩散,将肌肤打得近乎透明,“你那次吃我的星尘的事……”


“嗯?那应该很愉快吧。”他浅笑着吻了它的唇,它在他嘴角看见了漂浮着光点的粘液。想想不对劲,它一脸困惑地下移了视线。

那个变态,趁它睡着又在干什么?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