蔥兎子

【梦100】下雪的故事

【下雪的故事】


写这个的原因非常简单——我·快·冻·死·了

冬天的日子写一点小段子好了,三个小段子,男主分别是路西安、拉斯和冻哉,风格大概是暖→污→迷


《《路西安的场合


“当心。”那阵寒风刮来的时候,路西安本能地把她揽入怀中。预料之中的刺骨并未到来,微微睁开眼睛,包围着他们的是一双美丽的黑色羽翼。


“翅膀弄湿的话你会感冒的…”安静地城堡里,她嘟着嘴用毛巾一遍遍擦拭他的羽毛——即便一进入室内她就赶紧拂去了挂在上面的雪,融化的那一部分还是带着寒意渗入了缝隙。“我的话无所谓……这双漆黑的翅膀本来就没什么用。”从刚才开始一直沉默的他回过头来,紫罗兰色的瞳孔仿佛是因为受冻在颤抖,“如果为你挡住风雪,倒也值得。”她的手僵住了,垂落的眼帘遮住了失落的泪光。


“路西安。”她在他准备洗澡的时候,偷偷溜进了浴室,他在疑惑之余有了一份羞怯。“把翅膀伸开好吗?”看见她手上绕的卷尺他叹息了一声,任她不好意思地跑到他身后。“你要做什么?”她的手非常温暖,抚摸的却不是肩膀和后背。


大雪纷飞的夜晚,他坐在壁炉边的扶手椅里百无聊赖地读书,一旁的沙发上,公主正和一大团白色的羊毛线作斗争。编织的工作显然进行地不顺利,莫非对于她来说这太难了?“唔啊……”她伸着懒腰,揉了揉睁不开的眼睛继续专注于手里的工作。路西安不禁想到她最近是不是睡得太少了,只知道摆弄着手里的白线一天天熬着夜,似乎是想赶超那骇人的飞雪。


“这是……?”数日后的早晨,她拿着一件奇形怪状的毛衣来到他面前,如果他没理解错,这件衣服有四个可以被称作袖子的东西。

“路西安的翅膀,一直露在外面很冷吧。”她手忙脚乱地帮他穿上,他没想到这件衣服有这么厚,虽然它摸起来又软又轻。居然把翅膀罩住了吗?好新奇的做法。他看着覆盖上厚厚一层羊毛的羽翼,它们就像那天落上雪那样变得纯白,而雪水与风霜的侵袭完全被隔绝在那之外。唯一的缺点,大概就是限制了翅膀的行动吧。

“改了好多次好像还是不能飞……抱歉。”面前的她低着头,声音越来越小。他莞尔一笑,用双臂将她紧紧拥抱。

“谢谢你。”赞美的话语到了嘴边,却说不出来,他一边责怪自己不善措辞,一边用温凉的双唇在她额头压上温柔的频吻。


城堡之外,静谧的大雪还在兀自飞舞。但那看上去就和他的翅膀一样,是温暖的纯白。



《《拉斯的场合


“你出去嘛……我想一个人睡。”天,塌下来了。

她居然不想和他睡,拉斯的大脑一片空白,这不对啊事情怎么会朝着这种方向发展呢,他最近一直很乖难道他真的无意中做了一些惹她不高兴的事吗?是不是因为前天逛街的时候他在大庭广众之下喂她吃烤肠?还是因为昨天他说她可爱得像只小猫(pussy)?总不至于是今天早上害她晚起了两个小时吧?这些小事她一向不介意,怎么今晚突然就不放他进房门了?


“我、我没生气啦,就是……不想。”察觉到他的落寞之后她慌张地解释道,一双眼睛水汪汪地望着他,看样子是要逼他让步了。

“宝贝,我不能离开你啊。”他撒娇般地做到她床边,将蜷缩在一堆枕头中间的公主搂在怀里,长长的尾巴不断骚动着她湿漉漉的发梢,“你看,没你在旁边我怎么睡得着呢?你难道忍心让你可怜的恋人,一个人在冰冷的被窝里度过这漫漫长夜?”他摆出一副天真柔弱的模样,动人程度毫不亚于她的哀求——男人,在这种时候,是不能顾及颜面这种东西的。这张床是他的应许之地,她是这里的领主、正是她赏赐给他这神圣的疆土。他不能走,在自己的封地上,就算撒泼耍无赖也不能有丝毫退让。


看他做到这个地步,温柔的她还是动摇了。公主低着头,躲闪他的目光,两个食指对在一起胡乱地转着圈,支支吾吾了好一会儿才吐出一句话:“可是……两个人睡会很冷……”

两个人睡,冷吗?这拉斯就没法理解了。两个人一起怎么会冷呢?她在旁边的时候他只觉得热!每次公主在他身边,哪怕仅仅是闻到她发丝间的味道,他的心中就一阵悸动。色欲之力在心脏上方燃起熊熊烈火,随着几近沸腾的血流扩散至全身,不出一会儿身体就热得受不了。和她一起睡是世界上最幸福最温暖的事情,归功于此他每天都早早起床来吃这只贪睡的虫儿。


“说~谎。”他不怀好意地点破,她立刻涨红了双颊——真的太不会骗人了。“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你非要逃开我,嗯?”他按在她蓬松的头顶,揉乱她柔软的长发。

“就是,冷嘛……”她一头扎进他怀里,声音小得他都快听不见了,“我会抢被子……”


原来是这个原因,她怕他着凉。哦,天哪,他的未婚妻果然善良得跟天使一样。拉斯感觉天空中有一道光芒缓缓笼罩了自己,能和这样一位美丽的天使同床而眠,冻感冒,又算得了什么呢?他早就发过誓,要一辈子陪她身边。如果连感冒这种小困难都应付不了,他还算什么男人?“没关系。”他感动地抱住她,在她耳边低语,“我不介意的。”


“咚——”

然后,她迅速把他踹下了床,让他圆润地滚到了地摊上。


“亲爱的?”

“敬酒不吃吃罚酒,滚出去。”冰冷的视线贯穿了他,刚刚还露出天使微笑的人,现在宛如一个魔鬼。不,这不是真的!拉斯在地上发愣了半天,也就问出几句“为什么”。


“嗯,为什么呢……”她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点了几下,调出一段黑漆漆的视频,“你晚上说的梦话你自己难道不记得?”


他望向屏幕,昏暗的视线内可以模糊地看见两个人影。一个,是熟睡的公主,还有一个,是他自己。

“我讨厌被子!居然跟我抢媳妇儿!不知好歹的家伙……”画面里的自己一边生气地念叨着,一边把公主裹在身上的被子抽掉。待她光滑的肌肤,完全暴露在冰冷的空气中,他又看到自己带着一脸傻笑趴了下去:“嘿嘿嘿嘿……能压着你的只有我……”


目瞪口呆。

这到底,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难道说他会梦游?不会吧,色欲之力在他睡着的时候,已经不受控到这种程度了吗?!


“连被子的醋都要吃,我迟早要被你冻死。”她将手机按在床上,手指向一边的门,“给我出去。”

结果第二天天亮的时候,睡着的他再一次取代了她的被子。


《《冻哉的场合


“诶…诶诶诶?”她捉住他的手,把他一路从积雪的庭院拖进卧房。“你、你要做什么……”忽视他的抗议,她迅速掀开床榻上的棉被,将冻哉粗暴地扔在床单上。随后,她拉上那床被子,自己也钻了进去。


“公、公主?!”他紧张地看着她,而她只是聚精会神地在黑暗中摸索着什么。在将他两条腿都挪了个位置后,她找到了一根棒状物——


“给我笑。”罪恶的痒痒挠伸向了他的脚心。


评论(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