蔥兎子

【SPN|姑侄组】寂静之声

Lucifer x Amara

喜闻乐见的路大主场,大部分都是回忆杀因此时间线相当迷醉,回忆之外的时间和正片是一样的,也就是11季末尾Luci满世界跳皮囊的时候。

——————————————————————————————

Sound of Slience


他看见的世界,和别人是不一样的。与他相比,其他人似乎……太过专注了。 专注于相信,专注于统一思想,专注于只看着那个人。只有他,他看见了别的,因此开始思考、开始发问、开始怀疑。


天之将晓,他手中的松明却是愈发的明亮。夜色笼罩着一切,在那之下天使们陷入安眠,连神本尊也不再露面。Lucifer独自漫步在黛色的云海,一直去到天国的东际,默默等待着那一刻来临——在黎明前最幽深的黑暗里,升起象征新一天的晨星。


“Hello drakness, my old friend.”在这无人之境,素来不愿在众人面前歌唱的喉中,发出一声叹息般的浅吟。周遭的空气泛起波动的涟漪,夜幕吞吐牵动了他的衣角,那丝绸般的黑雾在他面前缓慢凝结,显现出一位女性的身姿。她并不年轻,也无半点衰老的痕迹,仿佛来自那万古长存的虚空。像是不知该如何表达言语,她迟疑了很久只是轻轻地对他点头:“……晓之子。”

浅浅一笑,他继续朝着东方前行,有意无意伸出的手被人坚决地握住,微凉的指尖传来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温度:“我又来找你说话了。”


有与无的交界、光与暗相融,在这个一切概念都模糊不清的地方,狭窄到勉强能称作道路的东西是那么难走。黑夜遗留的风带着凉意与湿润划过他的脸颊,有那么一瞬他开始惶恐身后的她会不会就这么消融回两旁的夜里。寂静,维系着两人的只剩脚步声都被隐没的寂静,在这样的寂静中他们却是要交谈——他不语,她也不听。

在“唯一”的神统治的国度,他结识了“唯一之外之物”。她的存在,她的不同,使得天使们高度一致的思维显得那样安静。他因此被她吸引,迫切地想要与她交谈,被禁止的言语却又只能封锁在死寂。两边的寂静,到底哪一个更可怕?他开始逃跑,借着独自完成工作,逃到天之国度的边缘与她相见。偶尔逃离规则的只言片语是那样美好而珍贵,深沉的友情便自然而然地滋长。这是最纯净也是最扭曲的关系,他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朝着这个方向发展,甚至认为对于徘徊在黑夜边缘的自己来说,这是一种必然。就像最初的相遇,起源于他对未知之物的好奇心,起源于他对异样声音的渴望。长久之后他才明白,那种追求,叫自由。


“我爱他,所有人都爱他,他是唯一的存在,所有人都属于他。”

“但你不是,你很特别。”


天空的尽头,他让沙赫尔的火炬浮动着升上高空。光耀的晨星出现在夜幕,统领诸星归去,宣告白昼的来临。一路无话的她站在他身边,抬头仰望着她的星辰,嘴里喃喃吐了一句:“你也很特别。”

“没有人愿意和我说话。”低垂的眸子里闪动着哀伤,是吗,他也有资格成为那个特别的存在吗?他也可以,成为唯一吗?那她所说的唯一,和那个人的唯一,是不是一回事呢?

“我有个问题。”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阳光已经把新的开始洒到他们面前了。她识趣地朝后退了一步,将自己继续藏在夜的阴影里。他看着她闪躲着后退,知晓答案即将永远溜走。于是他展开羽翼冲了上去,背对着太阳将她拥入怀中,巨大的双翼遮住了耀眼的日光,为她撑起一片小小的暗影。她震惊地僵住了身体,随后莞尔一笑:“傻孩子。”在那一刻,他真真切切地听见了答案、他追寻已久的寂静之声——她胸口的心跳,和他手腕的脉搏,捕获那声音的是不知何时泛起的血印。强烈的光芒透过羽毛的缝隙照到她脸上,她如一阵清风从他臂弯中抽离。Lucifer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消失了,永远地、消失在他头脑里。


他转过身,父亲正在光明之中对着他微笑。他依旧是神最重视、最宠爱的儿子,唯一违和的是无缘无故泪流成河的双眼。


“咳……!”醒来的时候才略微感觉到自己捡回了条命,虚弱的他如今已很难掌控肉体。错落暧昧的梦魇将不好的感觉留在心里,Lucifer下意识地用手摸了一下脸颊,拒绝称沾湿手心的东西为眼泪。“Hello drakness… my old friend……”靠着冰冷的墙角哼起梦中吟唱的曲调,他无神地凝视着空无一人的夜巷。随后,就像是梦幻,波动的阴影中,一袭黑衣的女性孑然而立。

“呵…哈哈哈哈哈……”用来问候她的是一阵疯癫的痴笑,他朝着被确定为幻觉的东西颤抖着伸出手,与之相接的是一股热流。“你在做梦呢,我和你才不是朋友。”她淡淡地说,顺着脉搏涌进他体内的心跳,逐渐复原了他受伤的灵魂。他刚想说些什么,那个人的身影便再次消失在逐渐退去的夜幕之下。


太阳升起,白昼降临,他再度出发寻找新的皮囊。那一夜发生的一切不过是一场梦,矛盾的印记不过是那确实治愈了创伤的幻觉,与至今都能听见的声音。血印消失的地方,他自己的脉搏下传来另一个人的心跳——那未知的寂静之声。


“你好,黑暗,我的老朋友,我又来和你交谈。”

“因为有一种幻觉正悄然来袭,在我熟睡之际播下种子,在我脑海生根发芽。”

说到底,他记得怎么用吉他弹的曲子,好像只有这一首而已。

“它至今纠缠着我,伴随着寂静的声音。”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