蔥兎子

【SPN|姑侄组】兄长 & 恋人 & 巧克力

CP:Lucifer / Amara,隐含Chuck / Amara ——路大皮囊请随意代入


因为是情人节文,开篇设定即为恋人,但关系未公开。疯狂地撒糖,反正就我一个人吃。


————————————————————————


“我回来了。”和她一同进门的,还有纸袋皱褶的声音。“Chuck?”没有得到回应很是稀奇,她抱着购物袋走进屋子,偌大的客厅里只有一个身影靠在扶手椅里。


“很不幸,老爸今天可能回不来。”说话的时候他的视线并未从手里的平板上移开,即便如此他也没有忘却挑眉的习惯。“所以……”他停顿了一下,略显夸张地暂停了游戏,用带着期待的笑容迎接她的归家,“今天是个大日子,不是吗?”她愣在原地,显然理解不了他的暗示。于是他诱导性地走向她,随即伸手从她怀里的纸袋中掏出一个长方形物体。


“那是给Chuck的!”她惊慌地抢回来,甚至忘了动用神的力量。听见这话他立刻变了脸色,放松的眉头忽地紧蹙起来。“哦,看来你不止给一个人买了巧克力…”他不悦地往袋子里望去,里面还有几个相似的物品,其中之一如果他没记错,是Gabriel最喜爱的口味。“不愧是女神大人,公平公正……”赌气般地背过身去,他只留了一只手在后面,“快点。”面对他的催促她依旧无动于衷,尴尬地沉默了一阵后,Amara谨慎地提出了她一直想问的:“你到底,在说什么?”


“你一定是在跟我开玩笑!”他大声吼道,她从他愤怒的眼中见到了火光,“人人都有份,我没有?!真没想到你也加入欺负我的阵营了。是的我就不该愚蠢地抱有期望,以为能受到‘象征爱意的巧克力’,毕竟像我这么重的宗教包袱一年到头除了情人节就没什么节日是我能过的了!”

“冷静一点Lucifer,他们让我买的,我不知……”

“哦是的那真是个好借口!”他不依不饶地指责道,指着她的手让她很不舒服,“对、很好、我理解!我不配收到巧克力,反正没人爱我。上帝抛弃我,那帮混蛋恨我入骨、至于你……”


纸袋下落,东西撒了一地。他没法再说下去,因为嘴被堵住了。而真正神奇的是,他从她口中尝到了热可可的味道。他深知这和神把水变成牛奶是一个道理,但把唾液变成巧克力浆,一般状态下他一定会觉得恶心。但现在不同,她的巧克力是甘甜的、香气馥郁的……充满了爱意。


“我说过我不知道,为什么人们要这么做?”当他们终于分开,他别扭地把脸转到一边,偷偷舔掉用手背从唇边擦下来的甜浆。


“因为可以知道自己是被爱着。”他轻声说,她伸手捧住他的脸,指尖微微有点凉。“这么说你仍然不认为我是爱你的?”他没有回答,只是努力地回避她的目光,“送光者,你的想象力果然是一如既往地丰富。”她微微一笑,无尽的黑暗吞没了他跳跃的情绪,一切都回归到夜的平静之中。


“我在嫉妒。”

“怎么?”

“嫉妒是一种丑陋的感情。”他解释道,她惊讶于他会主动承认这一点,“他因为我的嫉妒而讨厌我。”

“所以我才说他看人的品味出奇地差,你嫉妒的时候挺可爱的。”她半开玩笑地说,他浅笑着挣脱她的手,把唇贴到她的鼻翼。“我不可爱。”他纠正她,“为什么这么想?”

“太过喜欢,才会去嫉妒吧?我是这么理解的、我也做过那样的事。”抬脸、深吻,这一次他的双臂终于环住了她。


“Luci,我饿了……”她在热吻地间隙喘息着抗议,他却把手紧紧按在她脑后,仿佛是想转移她的注意力。‘在这之后慢慢吃。’这句话是从他的思维直接传到她这里的,他目前当然顾不上说话,她能感觉出他身上不正常的发热。

‘老年人的肠胃很脆弱的。’好声好气地劝他他依然没反应,仍旧妄图通过愈发过分的抚摸挑逗她以战胜食欲。‘拿你的小闪电电我啊~’


“Ouch!”青蓝色的电流猛地蹿过他的身体,叠加上加速的心跳的确算得上刺激。她无奈地摇了摇头,拍拍他的肩膀走向餐桌:“吃饭吧侄子。”

“唔,真够绝情的……”望着与往常无异的方桌,他打了个响指,与烛台一同显现的是含苞待放的红蔷薇。


被人按到椅子上的时候她还在欣赏慢慢绽开的玫瑰。红酒瓶悬浮到空中,血色的液体优雅地滑入高脚杯。仅仅是饮啜一小口,就足以让她脸颊泛红:“我感觉到了,但不知该怎么形容。”

“你果真是什么都不懂,好在我们有一整晚来学这些东西。”

“你确定?”她学出他一贯的神情,“我学习的速度可比你想象中快很多。”回答她的是他意味深长的笑。


“给哥哥”,冰箱里的意外惊喜将驱车赶路的疲惫一扫而尽。时针刚扫过情人节的午夜,Chuck咬了一口奶香浓厚的巧克力,上楼准备看望一下送出这份珍贵礼物的人。轻手轻脚地进了房间,平静的呼吸表明她已入睡,他让台灯发出暗淡的光芒,在那之中却看见两个人的身影。

解衣相拥而眠,一切不言而喻。Lucifer终于从他这里毕业学会爱一个人纵然是好事,但他爱的对象让他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晚安……你们俩都是。”他带上门出去,今夜一位寂寞的兄长兼父亲也许需要一瓶烈酒。

评论